爱看电子书 - 玄幻小说 - 爹,你怎么穿越了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异世界

第五章 异世界

        许间觉得自己这么快是不是因为泉水?

        不过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戏法师可以招来水,为什么对面会缺水。

        想到这个问题,他就问了。

        得到的答案是:“水不是凭空生成的,而是从其他地方挪过来的。

        就好比你房间有水,所以你能变出水的戏法,没有水这个戏法是失败的。

        火倒是可以凭空出现,但是需要基本条件。”

        “什么基本条件?”许间好奇问道。

        “氧气。”对面回了两个字。

        许间一时间语塞。

        似乎很有道理。

        不过他感觉到了,戏法师限制挺多的。

        并没有想的那么厉害,不过条件允许,还是比较了得的。

        不过既然是修炼,应该是能加强的吧?

        很快对方就开始解释这些。

        “观想身影能够反应出你消化的程度,当观想身影彻底消失,那就意味着你成功消化观想带来的力量,化为己用。不过威力需要自己测试,比如水的出现,你要看多少范围内才能使用。

        而想要最好的消化观想身影,并非一成不变的打坐引气。

        而是要当一个戏法师。”

        看到这些解释,许间颇为不解:“我要去街头卖艺?”

        “不用,让人觉得你是個戏法师就好。”对面回应道。

        许间微微点头,基本都了解了。

        现在有个大问题。

        “你真的是我爸?”

        “不然呢?”

        “能说点让我信服的消息吗?”

        “什么消息?”

        “比如我小时候干过什么糗事。”

        对面停顿了一会时间:“六岁的时候尿床了,骗你妈说是流汗?”

        许间:“......”

        知道这个你早说,何至于此呢?

        这件事连他舅都不知道,柳瑜也不知道。

        “真的是我爸?”

        许间心里惊讶。

        但是想想自己拥有的能力,似乎确实如此。

        “信了?”对面问道。

        “信了。”许间点头。

        “那能先给我寄点水过来吗?我好重举大旗,去救你娘。”对面发来消息。

        许间回想了下,才想起来自己老爸叫许有严,老妈叫夏思。

        “怎么寄?”

        “还记得我说的空间法门吗?学会之后,应该就能送东西过来,主要是我这边有天然阵法,提供了足够力量。”

        许间感觉诧异,真的可以吗?

        什么空间法门这般了得?

        真正了得的不会是留下空间阵的人吧?

        不过他还是要了修炼之法。

        中途顺便问了那边情况,得到的答案是不容乐观。

        些许时间后。

        完整的空间之法发过来了。

        只是标注空间法门,并未提及名字。

        许间看了下,发现这次阵法复杂了很多,而且辅助材料有些多。

        上网查了下。

        一万。

        两万。

        三万。

        许间越是查,额头的汗越多。

        不是热的,是吓的。

        大致十四万。

        这太夸张了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只需要辅助一次即可。

        只要成功,后续只要对面力量足够,就能开启空间。

        不过有个要求,那就是想要连上对面阵法,必须有至亲血缘。

        也就是说,对面不是他亲爹,空间阵法就会无效。

        “刚刚好可以确定是不是骗子,只是这代价有点大啊。”

        十几万,几乎是他的全部家产。

        要是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柳瑜不在,等她回来我要怎么解释?”

        对面真的是他爸,那真的不用不行。

        许间又召唤了火苗,确定不是幻觉后,躺在沙发睡觉。

        明天清醒了,再开始准备。

        ......

        ......

        一望无际的沙滩戈壁上,一处被风沙吹拂的简陋土房中,留着胡渣的中年男子盘膝坐在阵法上,小心的收好手机。

        生怕弄坏。

        “不知道行不行。”

        他眉目中带着些许期望。

        旋即又叹了口气,下意识舔了口嘴唇。

        龟裂的嘴唇,黝黑的皮肤,让人感觉异常缺水。

        衣服也显得破烂,有着沙土味。

        咚咚咚!

        有人敲门。

        “老爷大事不好了。”外面有小厮的焦急声。

        许有严开了大门,只见一位少年面带焦急。

        破旧的衣服,干燥的皮肤,还有虚弱的身子。

        这种状态,是他们这里所有人的状态。

        被关在这里不过数月,他们已然坚持不下去。

        所有人都是许有严在城中府邸收的下人。

        如今一同被关在这里,依然以他马首是瞻。

        “怎么了?杨管事呢?”许有严声音低沉。

        “杨管事受伤了,而且天牛宗的人已经发现了我们,不用多久就要打过来了。”小厮惊慌道。

        许有严眉头紧锁,而后往外走去。

        看到一位中年男子靠在阴影处,神色有些恍惚。

        他身边围着一些人颇有些担心。

        见老爷过来方才退到一边。

        “怎样?”许有严蹲下问道。

        “让老爷挂心了,没事,其实就是口渴肚子饿。”杨管事摇头,旋即提醒道:

        “天牛宗的人不用几天就会过来,老爷快走吧。”

        天牛宗并非多大的门派,而是一些人聚集起来,自立宗门。

        说好听是宗门,说难听就是乌合之众给自己加一个名号。

        可哪怕是这样,也不是他们这群没有资源人可以对抗的。

        砰!

        一位粗犷男子重重拍墙,怒道:

        “他们欺人太甚,要不是我们没有资源,岂能让他们这样欺负。”

        “可是在这里哪来的吃的喝的?”有人小声道。

        是的,这里大部分区域草木不生,滴水难存,他们能坚持至今已经不容易。

        至于与人对抗,想都别想。

        “如果有水,有吃的,我们就能让他们瞧瞧厉害。”粗犷男子说着声音就弱了下去。

        大家都知道,根本没有。

        这些东西哪怕出现,也不是他们能抢夺的。

        杨管事也明白,他们已经无活路了。

        天牛宗惨无人道,被他们抓住,难逃一死。

        因为人也是可以吃的。

        此时许有严垂下眼帘,犹豫些许时间道:

        “放心吧,我已经联系了上界,不用几天就会有水以及其他东西送来。”

        其他人有些难以置信,这种事根本不可能。

        大家都当做是老爷安慰人。

        ......

        与此同时,醒过来的许间,已经开始花他的存款。

        是否被骗,即将揭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