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都市小说 - 风缓缓趣漫漫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徐趣的秘密

第六章 徐趣的秘密

        耳疾?什么耳疾?缓缓二人惊讶不已,缓缓脑中快速闪过早上小姑子说的话“……可曾发现什么……”“……她早晚会知道……”。小姑子说的就是夫君的耳疾么?是什么样的耳疾?

        “二位嬷嬷说得是什么耳疾?”小玉先于缓缓忍不住问了出来。

        那正低头干活的两个妇人闻声抬起头来,见来了不认识的两个人,看装扮长相猜测这就是新人少夫人和她的丫鬟了。

        二人忙站起身来低头慌乱的说道“见过少夫人,少夫人怎的到了这偏院来,这偏院一般都只有我们二人,未曾有过主家人来……哎呀,这可真是,老妇们胡言乱语的,这……少夫人莫要放在心上。”

        缓缓道“我二人随意游览至此,碰巧遇见二位嬷嬷,请教二位嬷嬷说的我夫君的耳疾是什么意思?”

        “这……少夫人莫要为难老仆,方才的话就当没听到吧。”

        无论怎样问,这两人都不肯再多说一句。缓缓也无法,正巧此时有年岁稍长的丫鬟奉命来寻缓缓二人回去,缓缓二人便只得作罢,跟着那丫鬟一路往回走去。

        一路上缓缓都在琢磨耳疾一事,仔细回想了一遍昨天和徐趣短暂的接触,缓缓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那小姑子和两位嬷嬷口中的耳疾究竟是什么样的耳疾呢?

        走了有一会儿,缓缓试着问这个带着他们的丫鬟“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院里当值”。

        那大丫鬟回道“回少夫人的话,我叫春桃,在夫人的静园当值。”

        一听是婆母院中的丫鬟,缓缓想恐怕不好问出什么来,但心中的犹疑笼罩着她,她还是开了口,试探性的问道“敢问春桃姑娘,你们公子,嗯,我夫君的耳疾是什么样的耳疾?”

        春桃闻言明显一怔,低头犹豫道“这……少夫人,公子的耳疾对常日里的生活影响不甚大。”其他的,便一句也不肯再多说了。

        又吃了个“闭门羹”,缓缓的心渐渐沉了下去,有点郁郁,一路走着,她抬起头望了望,今天的天,是个阴天。

        回到信园,张嬷嬷已经带着在信园中当值的一众仆人等在那里。见缓缓二人回来,便一一将这些人介绍给缓缓“少夫人,这都是在信园当值的人。这位是全嬷嬷,这是大丫鬟青杏,这是两个粗使丫鬟小菊和小红。”

        缓缓打起精神听着,然则满脑子都是“耳疾”一事。她真想大声质问她们耳疾一事,可是心中残存的理智和之前的两次经验都告诉她不可以。

        待张嬷嬷介绍完,缓缓说道“请嬷嬷借一步说话。”张嬷嬷遂随缓缓步至堂院一角。

        缓缓略做思索,张口道“张嬷嬷想必在徐府多年了。”

        张嬷嬷语气客气的说“老仆是夫人的陪嫁丫鬟,随夫人到徐府已十八载有余了。”

        缓缓也客气的说“那嬷嬷也算徐府的老人儿了,缓缓初到徐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日后有还有劳嬷嬷多多关照了。”

        缓缓语气诚恳,又这么客气,张嬷嬷倒是心中很受用,说“少夫人客气了,照顾主家乃是老仆责任所在,老仆定当尽力而为。”

        缓缓此时说道“现下我有一事想请教嬷嬷,就是我夫君的耳疾的具体情况。”

        张嬷嬷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开口说道“少夫人,公子也算老仆看着长大的,公子从幼时起就十分聪慧,五岁识千字,八岁能作诗,行事光明磊落、品行端正,也算得上是一位佳婿。老仆身为仆从,有些话不方便说,但老奴衷心希望公子与少夫人伉俪情深、琴瑟和鸣。”

        张嬷嬷顿了一顿又说道“少夫人,今日就先到这里,您先歇歇,改日老仆再来。”临走还不忘嘱咐园中的仆从“你们好生伺候着,不要乱说话。”

        张嬷嬷走后,信园内的仆从们面面相觑,张嬷嬷临走前的话主要的意思在于让他们不要乱说话,这点他们还是听得出来的。过了一会儿年岁最大的全嬷嬷对缓缓说道“少夫人可有什么吩咐,若没有老仆人等先告退了,少夫人有事时再招呼老仆人等。”

        一连几次打听消息都失败了,缓缓无力的看着他们,园子外的仆人们口风都如此之紧,看这状况这园子里的恐怕更难打听出什么了,于是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了。

        缓缓人回到屋内,左思右想,心里烦闷至极,信园信园,徐家瞒着这么大的事,哪里来的“信”字可言?

        这时她突然想起张嬷嬷的话“……老仆身为仆从,有些话不方便说……”这倒是提醒了她,思前想后,缓缓决定去问问小姑子,于是缓缓让小玉唤了大丫鬟青杏带着他们去了小姑子的芳园。

        缓缓几人到时,小姑子徐香月正在窗前插花,见是嫂嫂来了,放下花枝和剪刀赶紧过来招呼缓缓。

        一路上缓缓心中思量过,据她观察徐香月也是个性子率直之人,于是和她一番简单的客套之后便直中主题“妹妹,实不相瞒,我此番前来是想向你请教你兄长耳疾一事。”

        徐香月闻言也愣了一愣,说道“没想到嫂嫂这么快就知道了。”

        见徐香月并未有隐瞒之意,缓缓说道“偶然听到的,还请妹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徐香月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母亲不愿提起,但我以为嫂嫂既已嫁入徐家,作为兄长的妻子,有权知道此事。”

        缓缓看着小姑子略带感激的点点头,徐香月继续说道“兄长的耳疾是……是听不见。”

        虽然缓缓做了心理预设,听到此言还是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后背像是被人用重物用力捶打过似的。

        见缓缓愣怔,徐香月赶忙又说“此症并非先天之疾,乃是兄长十一岁那年误食毒物所致。况兄长可以看人口型与人对话,亦可与人书写对话。”

        ……

        缓缓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回信园的,进了屋内,她屏退所有人,自己则抱着卧榻上的颈枕呆呆的靠坐在卧榻上。

        难怪婚前兄长打听到的消息称徐趣为人傲慢不甚搭理人,听不见又怎么搭理?徐家婚前瞒了这么大的事,婚后婆母还想继续瞒着她,真是……真是蓄意谋骗、欺人太甚!

        然而此时她内心已无力愤怒,能怎么样呢?难不成还能和离么?她和她的家人都本以为她运气好,嫁到这繁华之所富裕之家,昨日与夫君相见,看夫君也是面和貌端之人,她还满心欢喜,今天就受到如此打击,现下真是让她想掬一把泪也没有心力了。

        过了不知多久,小丫鬟小玉轻轻叩门进来,手中端了一壶茶,进屋后将茶水倒入桌上的茶杯中,缓缓接过小玉递过来的茶杯负气般地将杯中水一饮而尽。接着她抬眼看向小玉,小玉说道“小姐,刚才夫人差人来请,让你和姑爷夫妇二人晌午到静园用餐。姑爷那边已经有人通知去了。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动身了。”

        缓缓轻叹一口气,小玉接着说“小姐,方才咱们从香月小姐的芳园回来后,青杏就匆匆出门往夫人的静园方向去了,估计夫人也已经知道咱们去过芳园的事了。”

        缓缓站起身来,将手中的颈枕安放在卧榻上,说道“不怕,知道了更好。走,咱们去静园。”

        进入静园后,缓缓二人由春桃引至西厢房,彼时谢氏夫人和徐香月已围坐在一张圆桌子前,桌子上摆好了饭菜。

        谢氏夫人见缓缓来了,略有些尴尬的朝缓缓笑着,伸手招呼着“缓缓啊,快到这边来坐。”

        缓缓实在是难以笑出来,只能冲她礼貌的福了一福,又与小姑子互相行礼之后,坐到了谢氏夫人旁边。

        缓缓这边一坐下就思虑万千,想着如何开口与婆母说起耳疾一事;那边谢氏夫人也是坐立难安,欲言又止;小姑子徐香月则目不斜视,沉默不语,三个人各怀心思,屋内的空气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嗯,那个……”“这个……”缓缓和谢氏夫人同时说话,又同时沉默。

        “母亲您先说”缓缓谦让道。

        “缓缓先说吧”谢氏夫人也让道。

        两人正在互相谦让之际就听小厮来报“公子回来了”。徐趣很快就进屋,向谢氏夫人问好后落座到谢氏夫人正对面。

        谢氏夫人马上张罗着一家人吃饭,并给缓缓碗中夹了好几样菜。缓缓低声谢过,无心吃饭,只是低头用筷子一下一下挑着碗中的饭菜。

        谢氏夫人又给徐趣夹了一筷子菜,引得徐趣抬起了头,接着谢氏夫人问他道“今日你二叔何事这么急着来找你。”徐趣答“乃是为了古董铺子的账目,无妨,已处理妥了。”

        闻言,缓缓惊讶的抬起头,不是听不到么?一抬头正撞上徐香月冷静的目光。是了,香月说过,徐趣可以看口型与人对话。

        谢氏夫人又慢慢的说道“好,今日你夫妻二人吃过饭先好好歇歇,明日一早一起去长房大伯父家问安,你大伯父与你大伯母特意从京城回来来参加你们的婚礼,咱们也不能失了礼数。”

        徐趣答道“好的。”

        缓缓心下了然了,小姑子说得没错,她这夫君虽听不见,但由于耳疾乃后天所患,仍旧可以看口型与人对话,或许像小姑子说的,还可以通过书写与人对话。看这情势,生活虽有些不便,却也还说得过去。

        缓缓在心里吁了一口气,想着,要不日子就这样过着吧。

        食过午饭后,缓缓与徐趣二人回到信园,徐趣走在最前面,缓缓在中间,小玉和又成跟在他们后边。一路上,缓缓看着徐趣挺拔清瘦的背影,回想起昨晚第一次见徐趣的样子,是了,这样相貌与气韵的人儿,若不是有隐疾,怎会待到如今才成婚,又怎会轮得到她呢?

        进屋后,徐趣便让小玉和又成回他们的住处休息了,缓缓已无心管这些琐事,一头倒在了床上。这些年来,每当有烦心事或令缓缓感到有压力的事来时,缓缓第一个反应便是睡一觉。

        今天一个上午发生的事太多了,她感到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她需要静一静,好好想一想,加上今日起得早,昨日的劳累并未完全消退,现在她整个人都迷迷糊糊,是以躺下不一会儿,缓缓便沉沉的睡去了。

        缓缓醒来时,已快至日落十分,小玉守在她的床边,见她醒来,忙给她端了一杯茶。缓缓慢慢的啜着茶,这边小玉已打开了话匣子“小姐,我向姑爷的小厮又成仔细打听了姑爷患耳疾一事。”

        闻言,缓缓抬头看了小玉一眼,忍不住说道“小玉真是越来越机灵了。”

        小玉得到了鼓励继续说下去,“话说此事还是当年姑爷十一岁时发生的事情。有人送了一种从边南带回的名贵美味食材,叫,叫什么来着?反正就是一定要先用清水泡足两个时辰,再炖足三个时辰,才能去除毒性,才能吃。”

        小玉顿了一顿接着说“当时是正逢姑爷生辰,谢夫人亲手烹饪这一道菜,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那道菜未做完就放置一边了。后来姑爷的亲爹从外面回来,不知那道菜还未完成,与姑爷一同吃了,之后姑爷的亲爹中毒而亡,姑爷捡回一条命,醒来后却听不见了。”

        接着小玉模仿又成的语调说“唉,也许是天意,姑爷的亲爹和亲娘竟然是同一天忌日。”

        这最后一句话缓缓听出了问题,惊讶的问道“什么?你说姑爷的亲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