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都市小说 - 风缓缓趣漫漫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缓缓的心思

第九章 缓缓的心思

        兄长当着徐趣的面说出这番话,让缓缓有些惊讶,她看向徐趣,发现徐趣也正看向她,他好似早就知晓会是这样,既未像缓缓一样惊讶,也没有表现出尴尬,他的表情波澜不惊,看不出一点儿心思。

        说实话,兄长这番话还是让缓缓内心颇为感动的,但是和离二字谈何容易。

        现如今父亲赋闲在家教书,女儿和离或被休总归是让他难为情的。

        兄长只是个举人,功名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若家中有个被休的妹妹也怕是会对他有影响。

        况且目前看来,徐家上下对她还算不错,徐趣除了有耳疾也没有别的问题,提及耳疾,徐趣能看口型,又能书写与人对话,耳疾就显得不那么影响日常生活了。

        于是缓缓一番思索之后慢慢的开口说道“家人如此为我着想,我自是感激不尽。但姑且不论和离或被休对家中会有影响,单说徐趣这人,也是除了耳疾之外,尚无其他的缺欠。正所谓黄金无足色,白璧有微瑕,徐趣的耳疾对常日里的生活有些影响却并非全然无化解的方法。况且目前徐家待我也很好。总之,父母兄长不必对我心存愧疚,我既已嫁到徐家,自是与徐趣夫妇同心,琴瑟相调,盼着和顺今生的过日子。”

        听闻此言,冯老爷一众人等都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冯老爷语速缓慢的说道“女儿你既然这样说,我们便能放下心来,但有一点你记住,冯家乃是你的娘家,是你永远可以随时回来之处所。”

        缓缓感到很暖心,一字一句用心的答道“是,女儿记住了。”

        众人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裴氏见此情境,便招呼缓缓及徐趣说“小妹、妹婿,你们随我来,去挑些明日去拜访长辈的礼品去。”缓缓徐趣遂跟着裴氏出了门去挑礼品了。

        第二天缓缓二人去拜访娘家的长辈,冯老爷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妹妹嫁给了本地一位儒生,冯夫人则有一个弟弟在城中经营一家布店,缓缓二人拜访了这两位长辈之后,就直接动身回上淮了。

        和来时一样,依然是徐趣缓缓一辆马车,小玉和又成一辆马车。一路上马车摇摇晃晃,缓缓背靠着车的内壁,上车不久就睡了过去。

        徐趣没有睡,他的目光静静的停留在缓缓身上。今天缓缓穿了一件浅绿色小袄,衬得她娇俏可爱。小脸肌肤细腻白皙,眉形舒展秀丽,不描而黛,眼睫浓密,鼻梁至鼻头的小小弧度恰到好处的将鼻子修饰得很是小巧,秀唇丰润,说不上是国色天香之姿也算是有如花美眷之貌。

        这样的姑娘,本就是他选中的;这样的姑娘体贴的为家中父母兄弟做考量;这样的姑娘在得知他有耳疾后还说要和他今生和顺的过日子。娶了她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自然应该好好对待她,到今天他又知道,这个姑娘也许是可以信赖的人。

        突然马车一个颠簸,将缓缓从睡梦中唤醒,缓缓迷迷瞪瞪的看向车内,看向徐趣的时候,徐趣已迅速的收回看向她的目光。

        缓缓又掀开车窗上的布帘看向窗外,两三只小鸟正站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叫着,仔细看过去,枝头已经有鲜绿的嫩芽儿争先恐后的窜了出来,看来,这河阳城的春天,也到来了。

        缓缓、徐趣、小玉和又成四人回到上淮城徐府的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他们先去拜见了谢氏夫人。

        等在静园的谢氏夫人心里其实是很担心的,她知道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冯家人应该能发现徐趣的耳疾,只是不知道冯家人会有什么反应。从徐趣和缓缓二人眼下的表现来看,似乎一切都很平静,谢夫人也就暂时收起心里的担忧,问了问缓缓家中父母长辈的近况。简单的坐了约么一盏茶的工夫,谢夫人体谅徐趣等人舟车劳顿,就让他们回信园休息去了。

        缓缓和徐趣回到信园,刚更好衣就听得大丫鬟青杏去请他们到西厢房吃饭,原来他们一到静园,行事周到的谢夫人就安排厨房给他们做晚饭了。

        徐趣与缓缓商量,让又成、小玉和他们共进晚餐。本来缓缓也正有此意,她和小玉自小一起长大,常在一个饭桌上吃饭,但她又担心徐府规矩大,不许主仆同桌吃饭,因而没敢提起,现在徐趣主动提起她自然就很愉快的答应了。

        于是他们四个人坐在西厢房里一起静静的吃起了饭。今天的晚饭是鸡汤炖白菜豆腐,砂锅鸡肉竹笋丝,蒸茄泥,木姜子丝瓜尖,蛋花醪糟珍珠汤。

        经过这些天在一起用餐,缓缓发现徐趣的口味比较清淡。徐府里的菜自然是按照他的喜好来做的,在外面用餐的时候,桌上的大荤或比较油腻的菜他也很少动,如果桌上没有特别清淡的菜,他往往兴趣乏乏只动几筷子就不吃了。

        于是她在徐趣抬头之际张口问道“我看夫君口味比较清淡,不知道夫君都喜欢吃什么菜?”

        徐趣说道“我么?我倒是没有特别喜爱的菜品,只要是制作得清淡一些的都可以吃。上次夫人说自己不挑食,但不知夫人有没有特别爱吃的菜?”

        缓缓还没来得及张嘴,小玉抢着回答说道“我们小姐最爱吃大肉了,什么蹄尖、肘子、腊肠、炖牛腩、梅菜扣肉之类的。”

        小玉的话让缓缓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一般的淑女不会像她一样喜欢大口吃肉。她在桌下踢了小玉一脚,小玉自觉有些失言于是低头扒拉碗里的饭去了。

        徐趣和又成听到小玉的话均是一愣,接着又成扑哧笑出了声,徐趣淡淡的看了又成一眼,又成赶紧敛起笑意,只听得徐趣对又成说道“明日记得向厨房关照一声,以后每餐加几个肉菜。”机灵的又成马上答应了下来。

        四个人又安静下来,缓缓内心暖暖的吃完了这顿饭。

        第二天,不放心的谢夫人找了个机会将又成叫到了静园,向他打听冯家人对徐趣耳疾一事的态度。

        “噢?你是说少夫人主动对她的家人说的,她既已嫁到徐家,就会和趣儿夫妇同心和顺一生的过日子?”谢夫人略带惊喜的问道。

        又成答道“是的,小玉在回来的路上是这么跟我说的。”

        谢夫人含笑慢慢的点着头,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也许,趣儿的这个媳妇真的是选对了。

        接下来的日子平淡无奇,徐趣每日一早都会去徐府后的一座小山上练剑,回来后和缓缓一起吃早饭,上午徐趣在书房里看看各个铺子里送来的账本,回一些信件;缓缓则在卧房里看看书或绣绣花,有时也和小玉到府中的园子里转转。

        快到中午的时候徐趣和缓缓会到谢氏夫人那里问安,有时谢氏夫人会留他们在那里吃午饭,和徐趣谈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谢夫人不留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则回信园自己吃午饭。下午徐趣一般会出去办事,缓缓则会在书房里练字或作画,也去小姑子那里坐过一两回。再到晚上缓缓和徐趣会一起吃晚饭。

        就这么悠闲的度过了十几日,缓缓觉得无聊起来,她心中还惦记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偷偷随嫁妆一起带来的乔记胭脂。算了算日子,她上次拿到怡红阁里的胭脂早应该用得差不多了,该到“冯小爷”再次光临怡红阁的日子了。

        这天上午,缓缓和小玉正在园子里闲逛,两人慢慢踱步至一个偏院的时候,缓缓对小玉说道“小玉,咱们得抽空出府一趟。”

        小玉闻言说道“原来小姐您也这么想!我以为只有我逛这徐府的各个院子逛腻了。咱们真应该出去玩玩,只是咱们对这上淮城不熟悉,去哪儿呢?”

        缓缓敲了小玉脑门儿一下,说道“不是出去玩,是出去谈生意。”

        小玉怯怯的道“小姐,你还想去、去那、那个什么的地方啊?”

        “正是。”缓缓略一沉思又说道“咱们得找机会先去上淮的胭脂铺子看看,然后再去那里。”

        小玉苦兮兮的说道“现在府里人多嘴杂,咱们怎么换男装出去啊?”

        “自是有法子的。”缓缓小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