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都市小说 - 风缓缓趣漫漫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缓缓的生意

第十章 缓缓的生意

        有了想法的缓缓就琢磨着开始行动了,于是这天吃晚饭的时候同徐趣说了出府去逛逛的想法,徐趣马上应允了下来,还说“是我想的不够周到了,夫人是该到上淮城里各处逛逛,明日我让又成备好马车陪你们。”

        缓缓当然不能让又成跟着她们,于是说道“不用麻烦又成了,还是让他在你身边做事吧。我和小玉并非要采办什么东西,只想简单随意的逛逛。”

        徐趣闻言说道“也好,夫人自便吧。”

        第二天下午,小玉装上一个大包袱,那包袱里装着瓶瓶罐罐的乔记胭脂,还有装扮成男子的衣服,有点沉。于是缓缓和小玉坐上徐趣出门办事的马车,让徐趣顺带把她们送到上淮城最热闹的街上。他们一行几人乘着马车很快就到了上淮最热闹的街——府宁街,街上铺子林立,行人摩肩接踵很是繁华。

        下车时,又成捏捏小玉背的包袱,有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于是他向小玉打趣道“人家上街买东西都是带着空包,你这包袱鼓鼓的,倒像是卖东西的。”

        小玉被戳中秘密,吓得慌慌张张的说“你乱说什么,我是怕今天变天,多带了件衣服。”

        缓缓听到又成的话也心里一惊,但看徐趣只是淡淡的看了那包袱一眼,并没有什么反应,她才又放下心来。

        徐趣对缓缓说“夫人我酉时来这里接你们。”缓缓想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办完事,所以说道“不必麻烦了,我们逛逛就自行回去了,不用来接我们。”徐趣说道“也好,那我们先走了。”

        目送徐趣和又成乘着马车离开后,缓缓和小玉就直奔了上淮城最大的胭脂铺张记。来参加踏青宴那次行程匆忙,缓缓只在外面看了张记一眼,未及进去细看,这次可要好好看看这张记的胭脂。

        进了张记的门,便看到铺子里已经有两三拨客人在挑胭脂,柜内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掌柜,还有两个打下手的小姑娘。其中一个小姑娘正在接待客人,另外一个小姑娘见有客人来,便前来接引她们。

        “二位姑娘是要看口脂还是面脂?”小姑娘轻声轻语的问道。

        “口脂、面脂还有水粉我们都想看看。”缓缓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店内的摆设。店里跟她上次在外面的判断一样,只及她们河阳中等铺子大小。

        “店里客人买的最多的是什么?”缓缓又问道。

        “您看看,这盒水粉是最新到的雪莲堂的水粉,是最近最受店里客人喜爱的了。”小姑娘递过来一个很精致的盒子。缓缓仔细看了看,盒子倒是很精致,可里边的水粉不如乔记的细腻。

        “这水粉可是不够细啊。”缓缓佯装不满说道。

        小姑娘抿抿嘴唇,又指着一处摆放的胭脂盒子说“这里还有很多种,您可以挑挑。”

        缓缓看向小姑娘所指之处,款式数量不如她们河阳乔记店里的多,确切的说整个店内摆放的胭脂水粉种类数量都不如她们河阳乔记店里的多。

        于是缓缓说道“就这么几种?”

        小姑娘大概头一回听到客人对她们的胭脂有这种评价,愣在原地眨着眼,说不上话来。

        这时掌柜的闻声亲自过来招待缓缓,并用眼神示意小姑娘可以下去了。那位掌柜的略带些不满的说到“这位姑娘您可是说笑了,我们张记可是上淮城最大的胭脂铺子了,您可着这上淮城找,没有比我们品种更多的了。再说了,这可是雪莲堂的胭脂水粉,雪莲堂可是为宫里提供宫廷御品的。”

        “噢?我看还没有河阳乔记的胭脂好。”缓缓试探的说道。

        “的确听说河阳也产胭脂,但河阳那个偏僻的地方出产的东西,怎能与雪莲堂的相比。这整个上淮城怕是都找不出河阳那个小地方出产的胭脂,而我们的胭脂铺子的胭脂只要提到是为宫廷提供御品的雪莲堂,莫说这上淮城的小姐夫人们,这全天下的小姐夫人们怕也都是追捧不及的。”

        “噢?那就给我来这一盒口脂好了。”缓缓随便指了一个放在最显眼处的盒子。

        “好嘞,您眼光真好,这是我们店里卖的最久,小姐夫人们买的最多的口脂了。”掌柜的高高兴兴的给缓缓包了一盒口脂,缓缓接过小包和小玉出了门去。

        路上小玉一边背着大包一边对缓缓说道“小姐,这上淮城的小姐夫人们只认宫廷御品啊。那咱们带的乔记胭脂在上淮能行的通么?”

        缓缓眉毛一挑,对小玉说“刚开始我也有些拿不定主意,看过张记的胭脂我反而有信心了。你看,乔记的胭脂从未进来过这上淮城,咱们若经营起来可是独一份,这是其一。其二,比起上淮现在的胭脂,乔记的胭脂又便宜品质又好,可谓物美价又廉,这可是经商立业之本。”

        “真的啊?小姐你说的好有道理。”小玉欣喜之余又“哎呦”了一声“这个包袱有点沉啊,小姐。”

        “哈,辛苦你了小玉,这盒口脂就奖励给你了。”缓缓递给小玉那个张记的小包,又从小玉肩膀上接过那个大包,说道“咱们这就去给这个包袱减重。”

        缓缓和小玉先是到了一个离怡红阁最近的茶楼,在茶楼点了壶茶要了个包间。支开了小二之后缓缓从包袱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男装换上,并将换下的女装交给小玉保管。拎起一包袱的乔记胭脂,嘱咐小玉安心的在茶楼包间等着,缓缓就出了包间的门。在拐角处缓缓还遇到了那个引她们进门的小二,那个小二看到“他”时狐疑的看了许久,还揉揉眼睛,拧了自己一下,缓缓看到了强忍着笑意出了茶楼。

        这是缓缓第二次进这怡红阁了,她还记得上一次遇到两个醉汉为了一个歌姬打斗的事,那个护着她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哎哟,这是哪里来的俊俏公子哥儿,这么早就来了。”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冲着缓缓挥舞着手帕一扭一晃的走了过来。

        缓缓摇了摇头,清除脑中的杂念,压低声音说道“我来见你们大主管。”

        那个女人看缓缓肩上背着一个包袱,一身商人打扮,伸手过来挽住缓缓的手臂,说道“奴家带您过去。”

        尚未入夜的时间,怡红阁里不若上次来时那般热闹,也让缓缓这次能仔细的看看这阁楼。阁楼的一楼中庭有一个舞台,二楼环绕着中庭是一间间房间,步出房间是一条环绕着连接整个二楼的环廊,环廊的廊柱上有粉色的纱幔装饰着。

        环廊下也有一部分房间,但靠近门口处则是几排坐席和台桌,供客人观看歌舞喝酒而用。现下有一两个歌姬在练嗓子,舞台上几个乐师打扮的人正在练习乐曲,一个身形窈窕的舞姬正就着乐曲甩着长袖起舞。

        那个女人挽着缓缓的手臂将缓缓送到二楼一个房间门口,对缓缓说“这就是大总管的房间,这位小爷出来后可以点奴家的牌,奴家叫彩珠,唱曲儿跳舞奴家都会。”

        缓缓虚应着,摆脱了彩珠之后敲了敲大总管的房门,得到应允进得门来,那位总管正坐在梳妆台前,一见缓缓犹豫了一下,“您是……”她拖长声音,一副正在努力思索的样子,随即她终于想了起来,继续说道“这不是上次来售卖胭脂的冯小爷么。”

        缓缓轻咳了两声,压低声音说道“大总管真是好记性,正是冯某。”

        缓缓开门见山的说道“冯某此次前来还是为胭脂一事。上次赠与大总管的胭脂大总管用着可好?”

        那大总管眼睛滴溜溜一转,脸上挂着笑,说道“好是好,就是不知道这价钱……”

        缓缓也不犹豫,立即接过话说“价钱好商量。”说完拎住包袱的一角,将包袱中的胭脂一股脑都抖落到屋内的圆桌上。

        “呦,这么多。”那大总管惊叹到。

        “这是口脂,这是面脂,这是水粉。您看这口脂膏,多温润,有这么多种颜色。再看这水粉,多细腻。这可是河阳最好的胭脂。”缓缓打开胭脂盒的盖子介绍到。

        “上次未及细谈,敢情这胭脂是河阳产的,想不到河阳那个犄角旮旯的穷地方,竟还有这么好的胭脂呢。”这怡红阁的大总管看向一桌子胭脂的眼眯了一眯。

        “大总管好眼力,这品质不输雪莲堂,这么好的东西,价钱只要这个数。”缓缓说着伸出两个手指。

        “哟,这么多胭脂才二两银子。”那大总管故做惊讶取笑道。

        缓缓讪讪的笑着,说道“大总管说笑了,是二十两银子。”

        那大总管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慢慢的拿起茶壶,自顾自的斟了一杯茶,说道“那就依姑娘说的,拢共二十两银子。”

        “姑、姑娘”缓缓一惊,扶了扶额头。也是,这大总管在这风月场少说也混迹了有十几年,自然是个滑头,岂是缓缓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能蒙骗得了的。

        缓缓小心翼翼的从怡红阁出来后,直奔茶楼而去,那里小玉正在包间里焦急的等待着她。缓缓一进包间的门见到小玉,喜滋滋的亮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在小玉圆圆的小脸面前。小玉高兴的扑过来抱住缓缓的手臂转了好几个圈,兴奋的说道“小姐你太厉害了!”

        缓缓边脱下身上的男装边说“那大总管好厉害的眼力,早看出来我是女的,估计下次咱们都不用扮男装了。”

        小玉帮缓缓将换下来的男装叠好收拾进包袱里,问道“小姐,下次咱们什么时候以什么理由再回河阳买胭脂啊?”

        缓缓正在整理换回的女装,说道“不急,这次拿给他们的多,算着他们快用完之前再说。”

        两人兴奋的在茶楼包间里喝了几口茶之后收拾妥当结完账就满怀欣喜回徐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