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都市小说 - 风缓缓趣漫漫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端午盛宴

第十二章 端午盛宴

        晌午,缓缓和徐趣换上了永盛坊送来的新衣去向谢氏夫人请安。

        谢夫人见到一对壁人儿光鲜亮丽内心很是欢喜,她问缓缓“怎样缓缓,永盛坊做的衣裳可还合你的心?”

        缓缓听了全嬷嬷的话后自是知道永盛坊在婆母心中的地位,于是说道“从衣料到做工都十分可心,多谢婆母了。”

        谢夫人站起身,走过来拉住缓缓的双手,缓缓赶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谢夫人含着笑,盯着缓缓左看看又看看,缓缓不知就里,配合着谢夫人。

        忽然,谢夫人对身边的张嬷嬷说道“阿敏,去给我拿那件水绿色的轻容纱外衣来。”

        闻言,张嬷嬷先是一愣,略有些犹豫道“夫人……”

        谢夫人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说道“别楞着了,快去快去。”

        不一会儿张嬷嬷拿来一件水绿色的纱衣,展开来看,是一件半透明的轻容纱制花纱宽袖外衣,颜色比缓缓身上的衣服略淡些,边缘绣着淡红色的蔷薇做花边。

        谢夫人将这件半透明纱衣递到缓缓面前,说道“这件衣裳正好搭你身上这件,就送你了。”

        闻言,张嬷嬷和缓缓皆显惊讶之色,倒是徐趣脸色淡然在一边默不作声。

        这种半透明的鲛绡质或轻容纱制作的花纱乃是宫廷御品,制作工艺复杂,对用料要求极高,民间甚为少见。

        这么名贵的东西,婆婆就送给缓缓了,缓缓一时间不知该收不该收,于是说道“还是母亲留着用吧。”

        谢夫人笑道“我年纪大了,你们年轻人要好好打扮打扮。快别客气了,难不成还是嫌这是件旧的?这件衣服我虽收着久了,却并未穿过,不是旧的。要不赶明儿我再给你拿件新的。”

        “不用不用,这件就很好,多谢母亲。”缓缓赶紧收下,穿在身上一试,人更加的光彩照人。谢夫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缓缓也不禁喜形于色,徐趣多看了缓缓两眼,仍旧是淡然无话。

        **********

        正值端午,谢氏夫人带着徐趣、缓缓和徐香月分乘两辆马车前往沈府。

        一到了门口,沈中军大人和夫人早已站在门口接待各方来客。见到谢夫人,他们立即热情的打着招呼,沈夫人三言两语间就问到了徐香月,这时又见到与谢夫人同一辆马车的徐香月走下马车,脸上更加的笑容可掬,直接伸过手去拉住徐香月,问东问西,关怀备至。

        这沈家也是上淮城的世家大族,家中已经几世奋斗,颇有积累。缓缓步行至沈府中,发现他们府内竟然有一片小小的湖,湖上还有两三只游船。

        此时府中宾客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的在湖边,有的在凉亭中,有的在树下,各处欢声笑语,一派祥和。

        缓缓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内心十分欢喜。她和徐趣在湖边慢慢的踱着步,不远处香月和谢夫人还在和沈夫人热闹的交谈中。

        此时沈夫人身旁多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他身着青色窄袖常服,浓眉大眼,一副憨厚样,伴随着传来的笑声,他时不时轻笑,有时还不好意思的用手搔搔头,目光一直停留在徐香月的身上。缓缓猜测,这应该就是沈中军大人家的二公子了。

        缓缓又看了看小姑子,她表情冷然,一看就知心思完全不在谈话中,目光也从来不落在沈二公子身上,甚至有些刻意躲避沈二公子的意思。

        作为主家,沈夫人自然有许多事和人要应酬,不一会儿,她就先行告退,让沈二公子陪着谢夫人和香月各处逛逛。沈夫人走后,沈二公子和谢夫人还有徐香月就向缓缓和徐趣这边走来。

        沈二公子先向徐趣二人打了招呼,又说要带他们四人在府中逛逛,徐香月此时却开口道“不必了,沈公子今日一定有许多事要应酬,无需一直陪着我们,况且我和嫂嫂要去姑娘们聚集的地方,就不叨扰沈公子了。”

        徐香月的“逐主令”让沈二公子有点尴尬,谢夫人训斥道“香月,不得无礼。”

        徐香月却理直气壮的很,说道“今日我本就是来陪嫂嫂的,刚才说得又有何不对呢?”

        谢夫人表情十分无奈,还是徐趣圆场张口说道“沈兄,不如咱们二人到听竹轩去,记得每次来贵府,那里都是公子们相聚斗诗之处。”

        沈二公子闻言说道“也好,那沈某就和徐兄移步听竹轩,就先向夫人们和徐小姐告辞了。”

        沈二公子和徐趣向沈府西南处走去,缓缓三人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湖边一棵垂柳后,香月转过身来对缓缓说“嫂嫂,我带你去抱琴阁,那里一般都是姑娘们的相聚之处。”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声欢喜的声音响起“嫂嫂,香月,缓缓,你们都来啦。”

        闻言,谢夫人三人转身看过去,是徐趣和香月的二姑姑来了。缓缓和香月忙向二姑姑——沈府二老爷的夫人行礼,沈二夫人走近来,不偏不倚的用双手握着缓缓和香月一人一只手,说道“我们徐家的美人儿们都来啦,今天穿得这么漂亮,更加光彩照人了,真是堪称全府中最标致的小媳妇和小姑娘了!”

        缓缓对沈二夫人印象很好,听到她的夸奖笑着回道“二姑姑过奖了。”

        香月见到沈二夫人也很高兴,说道“二姑姑,刚才我还在想怎么在沈府中没遇到您呢。”言语间比和谢夫人说话还要显得亲热些。

        “我刚才代大哥大嫂去安排了点事,这才忙完。”沈二夫人回答着香月,也是在向谢夫人解释。

        “嫂嫂你们来了多久啦?宴席还要一会儿才开始,不如咱们去到中厅坐坐”沈二夫人问道。

        “也没多久,好啊。”面对活泼开朗的沈二夫人——谢夫人的二小姑子,谢夫人这才搭上话。

        “二姑姑,我和嫂嫂正要去抱琴阁呢。”香月对沈二夫人说道。

        “哎呀,你看我真是,年轻人自然爱跟年轻人一起玩,去吧,一会儿到中厅去找我和你母亲。”沈二夫人这就准了,谢夫人不好说什么,也就同意了。

        香月带着缓缓顺着园中的小径七绕八绕最后终于到了抱琴阁,缓缓一看,阁中的确有很多年轻的女子,他们大多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还有的正在抚琴合奏。

        原来高门大户的小姐夫人们的聚会是这个样子的,缓缓在心下默默的想着。

        她和香月一踏进抱琴阁的门槛,就有几个闺秀凑了上前和香月说起话来,不一会儿沈中军大人的女儿沈小姐也辞别了别的客人,赶过来和香月寒暄。

        缓缓暗暗的想,这沈小姐如此殷勤有可能与她二哥哥对香月的情分有关,而别的闺秀看起来似乎也很喜欢香月就得有深层次的原因了。这女子之间平日里难免有些小里小气的勾心斗角,尤其是香月这种冷艳的美女,容易招人嫉妒,但看香月平日里性子冷淡却还如此受欢迎,缓缓猜测大概与她的直率有关,毕竟大多数人都不喜欢玩弄心机的人,而喜欢坦率正直的人。

        缓缓正想着,香月拉过缓缓,将自己身边的姑娘介绍给缓缓,“嫂嫂,这位是沈中军大人家的三小姐,沈宛儿。宛儿,这儿是我刚过门的嫂嫂。”

        “见过沈姑娘。”缓缓向沈小姐行礼。

        “徐少夫人好,欢迎你来参加我家的端午宴,还望你今日玩得尽兴。”沈小姐也十分客套的还礼。

        这时香月对缓缓说道“嫂嫂,宛儿新购入了一把琵琶,你随我们一起去看看吗?”

        缓缓对乐器不是很通,说到“我不太通乐理,就不去了。”

        香月也不强求,说道“那好,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缓缓忙说“你去吧,不用担心我,我各处转转。”

        香月和沈小姐走后,缓缓踱至一排书架前,随手拿出一本书来,低头翻了翻,暖暖的风从窗户吹了进来,一阵窃窃私语隐约间传入她的耳中。

        “你看,这就是徐家新娶的媳妇,还挺好看的。”

        “你瞧她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好料子的,看那件半透明的纱衣,就是宫中也不是哪个妃子都能穿得上的。”

        “有永盛坊做后盾,绫罗绸缎自是随便取用,缂丝都不在话下,区区一件纱衣又算得了什么。”

        “呿,这就是那个收了人家五十多箱聘礼,却只陪嫁了五箱嫁妆的八品小官之女?听说还是徐公子自己选的,不知道堂堂徐家的嫡子看上她什么了。”

        ……

        听到这儿,缓缓心中才了然,原来她这个妻子是徐趣亲自选的,只是不知道徐趣选自己的原因都是什么呢?

        缓缓随意的翻着书,翻书的间隙,余光瞄到一个身影在不远处一直盯着自己看,她微微侧头,看到一位身着淡青色衣裳的姑娘正定定的看着自己,遇见她的眼神立即扭过头去。

        这时,香月几人回来了,大家在一起又闲谈了起来。

        不多久,门口传来一些响动,原来不远处小径上,沈二公子正带着一众公子前往中厅去,抱琴阁里的姑娘们纷纷通过敞开的门和窗望向小径上的公子们。

        缓缓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也望向一众公子,从中,她很快就找到了徐趣风姿俊逸的身影。这时她发现,从她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前边的人也盯着走在队伍最后的徐趣看。“是她”,正是那位先前盯着缓缓看的青衣姑娘,青衣姑娘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徐趣直到人影消失了为止。

        这时那位青衣姑娘身边的蓝衣姑娘碰了碰她,说道“别看了,那群公子都走远了。唉,你在看谁?”

        那位青衣姑娘收回目光,不言语。

        蓝衣姑娘见状又低声说道“这些年你家人给你说亲,你总是不同意,你是不是还想着徐公子呐?”

        青衣姑娘点点头,又摇摇头。

        蓝衣姑娘低声劝道“你和徐公子也只见过几次而已,他虽然也算是上淮城数得上的俊美公子,但你也不至于总是对他念念不忘的。”

        青衣姑娘略带感伤的说“我只是,只是相看别人时觉得别人各方面都不如他。”

        蓝衣姑娘微微叹气说“当年你不是和徐公子说过亲,怎么后来没成?当时若是成了,嫁进这豪富之家,哪还有那八品小官之女的事儿。”

        青衣姑娘闻言咬了咬嘴唇,开口说道“都是我那古板的父亲,一开始还好好的,后来不知从哪里听说他是个顽劣不堪,不学无术,无心功名的纨绔子弟,说什么都不同意了。”

        蓝衣姑娘说道“你父亲鲁同知自是有打听的门路,说不准这徐公子就是这般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况且徐公子他现在已经成亲了,你可别太痴情耽误了自己啊。”

        这些对话都被在角落里的缓缓听了去,这青衣姑娘的一片心让她听着也觉感动,还未及她细想,就听得沈三姑娘招呼抱琴阁中的闺秀夫人们“宴会快开始了,大家都到中厅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