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都市小说 - 风缓缓趣漫漫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海棠树下

第十七章 海棠树下

        走了些时候,一个颇大的池塘渐渐映入眼帘。眼下细雨初过,一池清水满涨,朦胧的烟雾笼罩于水面上,还有悠悠小舟穿梭其上,舟中一位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船夫左右摇浆,木浆划水而过,引得碧波荡漾。

        新生的苇草有一人高,颜色新绿,其间掺杂着未褪去的金黄,倒映在水中,水也泛着碧绿与金黄。远处一片的稀疏的树林,鸟儿在树木间飞来飞去,时而高歌几声,似在表达它的惬意。

        缓缓停下了脚步,感叹道“这山中的景色真好啊!”。

        徐趣见她停下,朝她的方向微微侧头,见她说完这番话后眺望着远方,说道,“这才走了一半,后面还有呢。”

        缓缓闻言好奇的看着徐趣,又朝他凑近了些,亦步亦趋的紧跟着他。

        顺着蜿蜒的小路,从湖边绕过去,远远的就看见前边有一条精心修葺过的小路。小路两边隔几步便种植着一株海棠,长达六十几丈的路皆是如此,这些树均已经长得很高大,一看便知已经有些年份。树姿潇洒的树干挺立在路的两旁,繁茂的花枝在高处参差叠错,于小路上撑起一片海棠的天空。

        此时正值海棠的花季,满树花朵妖娆,花瓣层层叠叠开得鲜艳,一眼望去繁花似锦、光彩夺目。微风轻轻拂动间海棠花瓣打着旋在空中掠过,飘散在小路上,充满了诗情画意。

        缓缓看这梦幻般的海棠长廊看呆了,她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永和庄的那对楹联“一片深情寄海棠,人间朝朝与暮暮。”在这里,这人间的朝暮的确可以被这令人沉醉的海棠填满了。只是,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深情寄托在这片海棠的天空中呢?

        徐趣也盯着这海棠的长廊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淡淡地说“我们到树下走走吧。”说完牵着马走向美轮美奂的海棠长廊。

        缓缓对此提议自是十分赞成,也快走两步跟上前面牵马的徐趣。跟了几步后,缓缓想走到马的右侧好好观赏那片海棠,于是欲从马后面绕过去。

        谁知刚走到马的后面时就被徐趣叫住了“夫人不可!”

        缓缓很听话,她倏的停下了脚步,迷惑的看向徐趣。

        徐趣接着说道“马生性胆子较小怕生人,易受惊吓,受到惊吓就容易踢人,被马的后蹄踢中可是致命的,所以马的后面或右面是最危险之处,不可走在这两处。”

        “噢,噢,知道了。”缓缓闻言连连点头,连走带跳的往徐趣这边凑过来,像只谨小慎微的小兔子般乖乖的跟在徐趣后边走着。

        两人走到海棠长廊下,徐趣拽过马的缰绳,看了眼缓缓,说道“夫人既然不会骑马,那我就不谦让夫人,先骑马走一趟了。”

        说完不等缓缓回应,徐趣左脚踏上马镫一个跃身上到马背上。

        缓缓一个“好”字还在嘴边上没说出后半个音,就见徐趣两腿夹紧马肚一阵风似的向海棠长廊的另一端奔去,马蹄所至,飞花溅起。

        今天徐趣穿着一件月牙白色的长衫,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他的衣袂随风鼓起,伴着马儿的颠簸在风中鼓动、飘荡,颀长的身影在海棠的花影中抖动,风姿俊逸而潇洒。

        缓缓盯着他的身影十分羡慕,也想恣意的策马奔腾,奈何自己不会骑马,也只能呆在原地郁闷的想想了。

        快走到花廊的尽头时,徐趣一拽缰绳,调转马头向回奔来,片刻的功夫就回到了缓缓身边,他一拉缰绳,马的前蹄扬起,长长的嘶鸣一声停了下来。

        坐在马上的徐趣剑眉一挑,目光笃定,微微侧着的脸庞线条俊美,轮廓清丽,神情中又带着些得意,在落英缤纷中也分不清是人映着花还是花映着人了。

        看着徐趣下马的英姿,缓缓还是没有忍住,在徐趣脚刚一落地的时候便走到徐趣面前,恳求道“夫君,你教我骑马可好?”

        徐趣看着缓缓充满期待的目光,没有一丝的犹豫就点头说好答应了缓缓。

        由于徐趣的耳疾,徐趣的教学不能在马上进行,只能徐趣先对缓缓讲一遍注意事项,缓缓有问题再向徐趣提问。可是除了端午落水那次徐趣带着缓缓骑马回了徐府,那之外缓缓未曾有过别的机会骑马。没有实践的教学中,缓缓只能自己想象、摸索。

        “马刚跑起来时颠簸得最厉害,所以要踩实脚蹬,身体随马的节奏上下起伏”“大臂和上身保持重合,小臂与缰绳成一条直线,左右手握缰要长度相同。”“下马时先将左脚脚掌置于马镫上,左手握紧缰绳,抬右腿翻身下马。”

        ……

        缓缓重复着徐趣讲的要领,做了几个动作给徐趣看,徐趣看她的基本动作都过关了,给缓缓调了调马镫,才点头让她上马。

        缓缓按照徐趣教的,左脚前脚掌踩在脚蹬上,一用力翻身上了马。徐趣拍了马一下,马便哒哒的走了起来。缓缓高高的坐在马背上,看着这条海棠的花廊,微风袭来,吹动着她的长发,几缕青丝飞起,花儿也随风摇曳起来,有几瓣花瓣从身边滑落,落在马背上,马蹄的哒哒声像是在伴奏,缓缓感觉自己宛若居于梦镜。

        就在这沉迷中,缓缓走到了花廊的尽头,她小心的按照徐趣讲的,向左拉动缰绳,将马掉过头来,远远的就看见徐趣一手垂在身侧,一手扶在腰间,立在出发的地方静静的等她。

        她紧紧的拉着缰绳,腰背都坐的直直的,感觉自己像话本里的女侠。就是那一瞬,她想像女侠一样策马奔腾起来,于是她夹紧了马肚子,晃悠起缰绳,嘴里学着那些骑马的老手喊着“驾!驾!”

        马儿果真狂奔起来,缓缓刚开始还有些得意,紧接着发现马儿不受控制,才心急了,手里开始收紧缰绳,嘴里喊着“停!停!……”

        等在原地的徐趣发现事情不对,向前跑了几步,在马掠过身边时拽住缰绳跟随着马的方向疾奔起来,又趁机将马头带向左边,用力拉着缰绳。

        缓缓这边脑海努力的回想徐趣说过的话,“徐趣说什么来着?如果坠马千万不要用后脚跟蹬在马镫上,那样脚会无法脱开脚蹬,十分危险。”

        缓缓用最后的理智将脚从马镫中抽出来,此时马刚被徐趣控制住,一个猛停。缓缓一个缰绳没握紧,被这猛停甩出。只见徐趣迅疾的一个飞扑,揽过缓缓,两人滚落在地上,相拥着打了好几个滚。

        徐趣和缓缓几个翻滚之后停了下来,此时缓缓躺在地上,徐趣趴在她身上,徐趣咳嗽了几声后手臂支起上身先着急而关切地看了看缓缓,见她并无大碍眼神转而放松下来。

        缓缓只觉惊魂未定嘴里一直说着“好险!好险!”,人则紧紧的抱着徐趣的胳膊不肯撒手,待徐趣“夫人、夫人、没事了”的话响起,缓缓才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一睁眼看见徐趣正眼带笑意的看着自己,缓缓有些不好意思,但同时人也放松了下来。

        徐趣的笑眼中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他俊朗的面庞伴着身后花色艳丽的海棠花,令人看得难以挪开目光。缓缓突然发现他们两人挨的是如此的近,近到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于是她有些害羞了起来;而徐趣则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含娇羞的缓缓,愣怔的眼神中分明带着沉醉和欣赏。

        在他二人目光交汇之间,时间仿佛静止了。

        突然一阵嘈杂声飘进缓缓的耳朵,“干什么!干什么!你挡着我干什么!我刚刚明明听见我家小姐的声音了。”

        “哎呀,别去!别去!我跟你说!不用去!哎……”

        缓缓听到是小玉和又成的声音,知道他们来了,紧攥着徐趣胳膊的手松了下来,收回痴迷的眼神,眼睛转而看向了一侧。徐趣见状也回过神来,自行改为坐姿后又拉着缓缓也坐了起来。

        “小姐!小姐!”远处小玉边招着手边向缓缓这边跑过来,她身后跟着阻拦她未成,面带无奈的又成。

        徐趣站了起来,缓缓则仍坐在原地,他两人纷纷拍着自己衣服上的土。

        小玉赶过来帮着缓缓拍她后背上的土,一边拍一边关心的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啦?”

        缓缓说道“没什么,骑马摔下来啦。”

        小玉又说道“我说一觉醒来怎么不见了你和姑爷,又成跟我说我还不信,原来你们真是骑马来了。小姐,我看这骑马挺危险的,你还是别学了,出门有马车坐,不学也影响不大的。”

        那边又成也正帮徐趣拍身上的土,还嬉笑着说“公子、少夫人,我们来晚了,啊不对,是来早了,嘻嘻。”

        又成说这话时徐趣看没看到缓缓不知道,反正缓缓是听到了,她脸上立即泛起了一片红晕,心里想急着离开,谁知刚一站起迈开步伐脚腕上就一阵刺痛,缓缓不由的“哎呦”了一声,人随即蹲了下去。

        小玉焦急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人也随着缓缓蹲了下去。又成听到声音停下了帮徐趣拍土的手转而看向缓缓,徐趣觉察到又成的变化,顺着又成的目光也看到了蹲在地上的缓缓。

        徐趣随即走到缓缓身边也蹲了下来,伸手捏了捏缓缓的脚腕,缓缓倒吸一口凉气,咧了一下嘴。徐趣抓着缓缓的脚转了转缓缓的脚腕,之后说道“夫人的脚只是崴了一下,并无大碍,休息一下,缓一缓,很快就好了。”

        之后徐趣站起来向四周看了一圈,看到刚刚受惊过的马此刻正在低头吃草,他吩咐又成把马牵过来,自己则又俯下身将缓缓横抱起来,走了几步迎上牵马过来的又成,将缓缓放在了马背上。

        几人走了几步,徐趣从又成手里拿过缰绳改由自己牵着马,高高坐在马背上的缓缓低下头嘴角微微上扬起来。虽然她刚刚被这匹马摔出去,却因为现在是徐趣牵着马,感觉到十分的心安。

        缓缓和徐趣一路上都未说话,又成倒是时不时的向小玉介绍着沿途的景色,引得小玉时不时“哇”的一声惊叹,这四人一马前前后后的走着,慢悠悠的返回永和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