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都市小说 - 风缓缓趣漫漫在线阅读 - 28 第二十八章 迟到的礼物

28 第二十八章 迟到的礼物

        日子在平淡中夹着些温馨踱过了几天,这日上午,许久不见的谢慎登门来访。

        “哎呀,我说,你这里怎么变了样啊。变得,哎,怎么说呢,变得温馨了许多呀。”谢慎一进门就大呼小叫各种感慨,

        “这有了夫人就是不一样啊,你瞧瞧,瞧瞧,这书房都贴着鸳鸯戏水。哎呀,可真是,啧啧,只羡鸳鸯不羡仙啊。”谢慎指着窗户上的窗花用毫不掩饰的夸张语调说。

        “那是结婚时贴上装饰用的,尚未摘下来而已。你少在这里少见多怪的。”徐趣不动声色的说。

        “我又没结过婚,怎会知道。再说,这么久还没拿下来,可知你对这婚事极为看重啊。真是,啧啧。”谢慎不改戏谑的语调,还随手捏起书桌上小碟里的一颗花生扔进了嘴里。

        “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徐趣撇了他一眼,又说:“今日你来做什么,有事快说,现下我夫人不在,才让你进来的,等夫人回来就将你赶出去,你就到静园的堂屋里去坐着吧。”

        “哎,这话就不对了,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以前可是自由出入你这信园,如今你不能有了夫人就忘了兄弟啊。”谢慎嬉笑着说道。

        “横竖你都有话说。”徐趣不再理他,视线转向手中的书本。

        正说着,缓缓已踏入了堂屋,身后跟着小玉。听到书房的动静她款步来到了书房。

        “啊呀,徐少夫人。”谢慎看到来到书房的缓缓,双手作揖弯起身主动打起了招呼。

        “小妇人见过谢公子。”缓缓也向谢慎福了一福。

        “徐少夫人好记性,还记得鄙人,真是不简单啊。”谢慎说话总让人感觉浮夸的很。

        缓缓听了心想:你这么有特点,想不记住都难。嘴上却也只说道:“谢公子过奖了,不知谢公子何时来的,怎么也不喝杯茶?小玉,来,给谢公子上茶。”

        小玉听了脆脆的“哎”了一声,转身出去倒茶了。

        谢慎颇感叹的说:“你瞧瞧,这才是待客之道。这个徐趣刚刚还说要把我赶出去呐!”

        缓缓听了低头笑了笑,恰好小玉进来,她便示意小玉将茶杯递给谢慎。

        谢慎咂么了一口茶随手将茶杯放在书桌上,徐趣的目光也从书本上移开,他早已用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人进屋,因而看见缓缓站在面前也并未有什么讶异。

        “慎兄此番前来到底何事?”徐趣冷静的语调又在这边响起。

        “哼,方才还说让我走,知道了我来意你得后悔死。”谢慎一个转身坐在了椅子上,仰靠着椅背,手从腰间抽出一把折扇,也不急于打开,只是放在手中上上下下的打着转。

        “那么,敢问慎兄,今日前来寒舍到底是有何贵干?”与他从小一起长大,徐趣自然是了解他的,于是他有耐心的和谢慎周旋着。

        谢慎听了这话内心的不满似乎终于消褪了,说道:“这话听上去还像几分样子。”接着,谢慎又神神秘秘的说道:“这些日子我寻到了一件好东西,特地带来做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

        都这么久了,谢慎竟然还记得这件事!当初缓缓他们新婚去谢家拜访时谢慎说要送礼,隔了这么久都没动静,缓缓还以为他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的。如今礼物还真的送来了,这倒是让缓缓对谢慎有所改观:这个谢慎似乎不像他看上去那么不着调嘛。

        谢慎说完拿过一个包袱,那是他之前从外面带来早已放在桌子上的,打开包裹,他从里面拿出一件双面刺绣屏风摆件,奶白的真丝屏上绣着精美的画幅。

        “你瞧瞧,这个不是普通的双面绣,这叫双面异色绣,同一块底料上正反两面的刺绣轮廓一样,但是图案色泽各异。这可不是分次绣成的,是一次绣成的。只有天下第一绣坊之称的春花绣坊里有二三十年经验的绣娘才能绣出来的。”

        “真是令人称奇的技法啊!”缓缓看着谢慎手中的屏风摆件不禁感叹。

        缓缓的反应让谢慎很是得意,他邀功似的对徐趣说:“怎么样?很难得到的,我费了好大的劲呢。”

        徐趣也看着谢慎,他正不停地展示正反两面给他们看。

        略做思索,徐趣打破了沉默,说道:“东西倒是好东西,不过我看也没那么稀奇,我香茵妹妹也应该能绣得出来。”

        谢慎一愣,继而有些赌气似的说道:“你这人真是无趣。那是自然,你香茵妹妹是难得的闺中巧手,又师承大名鼎鼎的李巧婆,是她老人家的得意弟子,没有她绣不出来的绣品。”

        “你们说我们香茵妹妹什么呐?”突然一阵银铃般的女声响起,伴着声音香月和香茵踏进门来。

        “怎么这么巧,我们来找嫂嫂,竟遇见慎哥哥说起香茵。慎哥哥背着我们说香茵妹妹什么坏话呐?”香月进门后走到缓缓身边,用手帕掩着嘴边的笑意说道。

        “你看我像说坏话的人么?我正夸香茵妹妹呢!”谢慎将屏风摆件放在桌子上,一本正经的说道:“说香茵妹妹什么稀奇的物件都能绣出来,堪比那些有二三十年手艺的老绣娘,这幅双面异色绣也不在话下。是吧,香茵妹妹?”

        听到别人夸自己,香茵低下头略带羞赧的笑了笑,说道:“慎哥哥过誉了,这个双面绣我师傅的确教过我,不仅如此,简单的三异绣也是可以的。”

        “这,何为三异绣啊?”谢慎语音拉长问起来,对比自己小好几岁的香茵他颇有几分大哥哥的派头。

        香茵抬起头看了一眼谢慎,见大家都好奇的盯着她,在等着她的答案,她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解释道:“三异绣是一种从双面绣发展而来的绣法,同一绣幅中不仅异色、异形还能异针,这样绣出来的绣幅两面不仅颜色迥异而且图案也有差别。”

        “啊呀呀,真是了不得啊,太神奇了!”谢慎第一个发出赞叹,又继续说道:“香茵妹妹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功力,简直是天上的织女娘娘亲弟子在人间啊。”谢慎的夸赞也一如往常的夸张。

        “噗哧!”香月直接笑了出声来,“慎哥哥,你这夸奖也太假心假意,太不入心了!”

        “入心!你怎知我不入心?我这绝对是真心的夸奖!”谢慎敛起嬉皮笑脸,声调都变得正经了。

        “哈哈哈!哈哈哈!”香月这回拿着手帕的手直接从唇边拿下,放在了腰间,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缓缓看他们兄妹这般逗笑也会心的笑了起来。

        香茵也抬起头嘴角上扬,羞怯的笑了起来,但紧接着她绞弄着手中的丝帕又低垂下了头。

        缓缓讶异的发现:虽然香茵只抬了一眼,但自己间在那一眼中分明看到了有如水的柔情流露了出来。

        缓缓一晃神,心中瞬间生出一个念头:难道这香茵妹妹小小年纪就有了闺中的小心思?

        一番欢笑过后谢慎看着那个双面绣摆件多少还是有些尴尬,谁料徐趣不仅不理会谢慎的尴尬,还毫不客气的给了他又一击。

        “我看你这礼物不合时宜。”徐趣自始至终都未融入他们的谈笑,这会儿更是显得语气冷淡。缓缓其实内心蛮讶异徐趣的直接,虽然自己与人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但谢慎毕竟一番好意的来送礼,如此不留情面也太不符合待客之道了。

        她看向谢慎,谢慎的尴尬已被不服气取代,他面露不悦地说“就算香茵妹妹巧手能织,我这摆件也是千里挑一的好物件,怎的就不合适?”

        徐趣将手中的书随意丢到书桌上,站起了身走了过来,他拿起那个双面绣屏风摆件,指着上面的图案说道:“你瞧瞧这图案,这是什么?”

        “锦绣河山啊,有何不妥?”谢慎瞪着徐趣说道。

        “哪有人送人结婚礼物送这个的?你瞧瞧这山,虽然绣工精湛,颜色丰富浓淡有度,但是层峦叠嶂的,这意思难不成是让新人之间有如隔山?”徐趣说着还来了兴致,又指着画作上的一叶扁舟说:“再瞧瞧这水上的小舟。”

        “小舟又怎么碍着你了?”谢慎说着还白了一眼徐趣。

        “孤舟一只,连个撑杆的都没有,这送给新人寓意何在啊?”徐趣说着话,表情波澜不惊的。

        谢慎被气得两腮鼓鼓的,说:“我这好好的一幅山水,哪有你这么解读的?你不要就算了,我拿回去随便送给谁,谁都得当个宝贝收藏起来。”

        “哎,送出来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你这摆件我勉为其难收下了,只是这结婚礼物嘛,你还得继续物色。”徐趣说得理直气壮,让缓缓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

        “你……”谢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我这好心送礼还送出了错来?你昧下了我的好东西,还得让我觉得欠你的,再送一份礼!哪有这样的道理?”

        停顿了一下,对徐趣很是了解的谢慎又说:“趣兄,我什么时候又哪里得罪你了?”

        “谁让你得了便宜卖乖,先前在我们去谢家拜访的时候一番胡言还嗔我成亲不告诉你。让你随意出入我的住处还不行,你还指责我成了亲忘了兄弟。”徐趣说得轻描淡写。

        “你!是因为这样吗?怕不是因为别的吧!”谢慎先是气呼呼的,接着又无奈的说道:“哎,我说,你这人怎的这么小气记仇?”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才知道的吗?”徐趣说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缓缓、香月和香茵三人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切,是玩笑也罢,是真的愠怒也好,在缓缓看来,徐趣和谢慎的你来我往其实昭示着他们的相熟,同时也让缓缓看到了徐趣从未在她面前展露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