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都市小说 - 传奇从重生开始在线阅读 - 342.狡兔三窟

342.狡兔三窟

        正月十五的时候,看守所里发了月饼,每人一个。

        不是八月十五吃月饼吗,正月十五吃元宵啊?

        可这话谁也不敢问。万一问了,管教想起来不对,把月饼给收回去,元宵也不给了怎么办?这个是完全有可能的。

        月饼虽然只有一个,可这要是放在五年以前,都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赵鑫磊记得他第一次进看守所,早上就给一个馒头,一块咸菜。中午俩馒头,一碗清水炖白菜,汤里看不见油花,估计也就给放了点盐。

        晚上,有时候是炖白菜,有时候是菠菜。里面有几块豆腐。赵鑫磊都把豆腐当奢侈品,舍不得吃,最后才慢慢吃掉,边吃边回味豆腐的余香。

        还有时候,就给快水萝卜咸菜。

        他饭量大,吃不饱,那时候给饿的,随时随地都有种要被饿疯了的感觉。

        管教公开教导他们,进到这里面,就是犯了法接受改造的,不是让你来享受的。就是要让你记住这里面的煎熬,出去以后想起来就害怕,再不敢犯法,再不要回来。

        如今已经有所改善。像赵鑫磊这样还没有定罪的,吃不饱可以让家里人拿钱,多买一个或者两个馒头。但其他享受,还是一律不许有。十五能额外给个月饼,就算相当不错了。

        进去过的人都知道,看守所这段日子,是最煎熬的。等定了罪,转到监狱里面去,就会好一些了。

        所以,好多人积极配合,争取早日定罪,也是想着尽快离开这个不是人呆的地方。

        赵鑫磊当然也想赶快离开,可这一回,他估计自己离开这里的时间,还不知道哪猴年马月呢。

        胡波抓他,名义上是抓赌,说他放高利贷,实际上是为了高崎那个车祸。

        他不在车祸这个事情上配合胡波,恐怕在这里住一年都有可能。

        一年的清水煮白菜,怎么熬啊!他在心里暗暗叫苦。可是,不能熬也得熬啊,除非他死在里面,彻底给封了口。

        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手里的那个月饼,他还真舍不得吃。最好是留着,等实在给熬的受不了的时候,吃一点解解馋。

        可外面有管教不时巡逻,平时整理内务,管教也会进来检查。真要被发现了他藏东西,月饼会被没收不说,一天不给饭吃都是正常的。

        他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把那块月饼吃到肚子里去。

        他尽量放慢吃月饼的速度,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尽量享受那块月饼带来的香甜味道。

        这才是人间的味道啊!

        月饼享受到三分之二,门口窗洞那里,就出现了管教的脸。

        “赵鑫磊!收拾自己的东西,出来跟我走!”

        他就吃了一惊。这不是提审,是要他收拾东西。

        要把他转到监狱里去?还没审判呢?放了他?不可能!胡波这孙子,这回打好了谱,就算他坚决不承认车祸的事,只是开赌场,放高利贷,也能判他几年。

        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他真被释放了。

        “教导,教导,我没事了,出去了是不是?”他有些不相信,又问给他办手续的干警。

        “不想出去呀?那我汇报一下,你在里面继续呆着吧。”

        “不是,不是。嘿嘿,嘿嘿……”

        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正午的阳光,直射在看守所的院墙和墨绿色的铁大门上,他从里面走出来,在大门口站了很久,眯着眼睛看那阳光照射过来的方向。

        自由真好!

        他相信这自由是司老大给的,也只有他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在关键时刻,让胡波这王八蛋终止调查。

        不过他也不怎么感激司老大。毕竟,他做的一切,都是为司老大做的。他进来了,司老大也会提心吊胆。不把他捞出来,他司老大也会担心,万一他在里面那句话说不对,把他司老大给卖了。

        今天是十五,过年在看守所里过的,没捞着和家人团聚,今天补上也不迟。

        胡波这王八蛋,过年都不许探视。进去这二十天,他除了能看见一个屋的狱友,就只能看见警察了。

        他先回自己家,准备回家好好洗个澡,去去晦气,再领着老婆孩子回父母家,和爹妈一起过个十五。

        到家以后,家里没人。他就想,兴许老婆孩子这时候已经在他父母家里了。

        赵鑫磊在外面挺混蛋,吃喝嫖赌的,坏事也没少干,可在家里,对父母,对老婆孩子,和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

        唯一和正常人不同的,恐怕就是对老婆比较严。他在外面的事,不许老婆问,更不许她管。跟着我,不用辛苦上班还有钱花,吃香的喝辣的就行了,其余的不许参与。男人不在外面横行霸道,花天酒地,你哪来的幸福生活?

        老婆知道他不是东西,他的事也不敢问。

        在家洗了个澡,换一身衣服,顺手把从看守所穿来的衣服揉吧揉吧,捎出去扔了,他就去父母家。

        父母家里也没人。

        他就感到有点不对劲了。难道是司老大怕他在里面招了,先把他的家人给弄了去做人质去了?

        他给老婆打电话,老婆的电话关机。

        他开始心慌了。

        司老大那里,他是绝对不敢去找的,找孙耀辉也不妥当。

        兴许,是老婆感到了危险,领着家人都去了乡下的家里,避风头呢?

        他决定先去乡下的家里看看去。

        所谓狡兔三窟。在外面干缺德事的人,同样也怕别人像他一样,对他用下三滥手段,对付不了他,对付他的家人。

        因此,赵鑫磊很早就偷偷在郊区山里的一个小村子里,买了一套平房。

        这平房位于一个唐城郊外北面的大山里,房子外面还加盖了三米半的围墙。围墙四个拐角的高点上,都加装了摄像头,全方位无死角监控。

        从外面看,这房子和村里其他房子,没有多少区别,只是院墙更高一些,外墙抹一层厚厚的水泥,弄得十分光滑,不利于攀爬。另外,墙头上插满了碎玻璃,就算有人能爬三米半,到墙头那里也没法搭手。手伸上去,会被墙头上的那些所碎玻璃给划个稀烂。

        院子里面,有七八间房子,装修也十分讲究,水电暖齐全,足够他们一家和父母住的。

        他买这房子的时候,谁也没说,除了他老婆知道这里以外,别人都不知道。且这房子没有产权证,是他从村里一个村民手里买的,从房产局那里,也查不到他这个房子。

        03年的时候,他的场子里来了一个外乡人,赢了不少钱。赵鑫磊看着眼红,暗中安排看场子的兄弟,混进去出老千坑人家,被人家识破了。他反而恼羞成怒,借机把外乡人暴揍一顿,抢光了人家的钱财。

        没想到,外乡人也不是善茬,在本地斗不过赵鑫磊,就暗中从老家叫来几个兄弟,把他老婆给绑到外地去了。

        对方给他带话,亲自登门认错赔钱。否则,就去窑子里找他老婆吧。

        他舍不得老婆,只好亲自去登门道歉。钱没少花,还让人家揍个半死。至于老婆让没让人家给玩惨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从那以后,他就长了记性,只要估摸着在外面惹到了硬茬,有个风吹草动,他就让老婆带着孩子,到这乡下的房子里住一段时间,直到危险过去,再回城里的家住。

        他被外乡人整惨了的时候,曾经去求过司老大。不过他不敢去亲自找司老大,这是司老大的忌讳。

        那时候管着他的,是刘小军。他去找刘小军,被刘小军臭骂他一顿。司老大为了他,也是拖了好多关系,花不少钱,才把这个事儿给平了。

        刘小军死了以后,他就归孙耀辉管了。

        从出了那次大事之后,他就老实了不少。不过,也让司老大那边知道了他的软肋,他舍不得老婆。

        他猜想,是他出事以后,司老大派人把他老婆弄去做人质了。不过司老大不该连他父母和孩子一块弄去呀?

        再说,他在郊区的那个平房,司老大是不可能知道的。按理说他被抓以后,他老婆就会到那郊区的房子里,先躲起来再说,不应该给司老大抓她的机会啊?也许,是她老婆觉得这回事态严重,一并把他父母也接过去了?可她为什么电话也关机了呢?

        琢磨半天,他还是决定,先去乡下的房子里看看再说。就算是司老大把他的家人都弄了去,他在里面什么也没说,现在好好的出来了,司老大也应该会放了他们,倒是不用过于担心。

        谨慎起见,他没有直接奔郊区的房子,而是坐着公交车,在城里面转悠,不断倒换线路,直到下午五点,看看天要黑下来,确定没有人跟踪他,这才换了去郊外的公交,奔着自己那套秘密的房子去了。

        他不仅怕司老大跟踪他,也怕看守所放他出来,是胡波的计策,暗中派人跟踪他,看他是不是要和司老大联系?

        到了那个村子头上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他在村口的公路边上,下了公交车,顺着通向村里的水泥小路,往自己的房子那边走。

        这个村子不大,又在山里,只有二百多户人家。村子过于偏僻了,年轻人要么去市里工作,要么就去了更远的大城市打工,已经没有在村里居住的了。村里剩下的都是老人和留守儿童。

        不过这时候,还有好多年轻人过年回来没走,水泥小道两边,高低错落的院子里,不时传出欢声笑语和鞭炮声响。偶尔有谁家在放烟花,升起的火焰顷刻就照亮了小小的山村。

        山村依山势而建,都是石头房子,错落有致。小桥流水人家,白天的时候,特别是春夏秋三季,山村被包围在群山环抱的树影密林里,景色还是相当漂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