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玄幻小说 - 哎,人王在线阅读 - 章节155 一份书目

章节155 一份书目

        清洁之火产生的高温不断从地坑里向外蒸腾,火苗烧穿了窗户和木门,产生了黑色的焦炭和红亮的铁水。就在达贡以为这火焰只能产生高温的时候,它突然展现出新功能,一下吸走了燃烧残骸,将所经之处的一切杂物都吞噬干净,只留下清洁溜溜的建筑物本身完好无损。

        火焰熄灭,第十四号坑洞异常洁净,连一粒灰尘都没有。房间内散发着热量造成的淡淡焦糊味道,有点像是面包烤箱的味道。原本地上的碎纸、碎片和工具残骸全都消失不见,所有陈旧和损坏的家具也没了踪影。唯一还保留下来的就是墙上被凿击过的碎片和地下室只余一半的符文阵。

        “窗户和门我会让装备处的人安装,你就不用管了。符文阵烧不掉,法术物品也烧不掉,然后就剩下建筑物结构。”希洛艾对自己的法术效果感到满意。“原本这个法术是用来清理地精或者狗头人巢穴的,现在看起来的确可以打扫房间。”

        “效果确实惊人。这个火焰烧不死奇美拉吗?”

        “它不能杀伤比猫更大的生物,火焰会把那些东西吐出来。对于地精和狗头人来说,它们可以选择抗拒法术,然后呆在火场里。或者被法术送出来,来到早已准备好的精灵战士面前。其实没太大区别,对不对?”

        “如果这火在坚古族人的城市里燃烧起来……”

        “呸,想什么呢!那么大体量的火焰没有一个法师能造的出来。如果真有那种法力,用其他更简单的咒语早就把城市轰平了。行了,别总想着战斗、战斗,仿佛谁要随时随地害你似的。”希洛艾摆摆手,说道:“我去教学处了,别送我,就在这里待着。”

        达贡点点头,目送希洛艾离开,然后回到坑洞中。既然里面的家具全都付之一炬,完全可以重新规划一下,让这里更加有用。

        “外面的空间广阔,身体和武技的训练可以在外面,所以房间里最好集中精力将法力和法术锻炼一下,一切围绕这个设计。”达贡琢磨起来,自言自语道:“学习法术,肯定需要到大量阅读,我得有一张大写字台、书柜和黑板……”

        “墙上和地上的洞能补还得补,以前谁住在这里,怎么这么大火气?”达贡用脚掌丈量地下室的尺寸,意外在墙角的坑里发现一个闪亮的东西。他好奇地捡起来,发现是一个艾恩石,上面还有精英学院的徽记。

        清洁之火不会烧毁法术物品,艾恩石幸免于难。这块石头看起来平平无奇,就像一块灰白色的卵石,如果和墙壁碎片放在一起绝对不显眼。如果不是清洁之火烧掉其他东西,让它凸显出来,达贡很可能就会把它当做碎片一块清扫掉。

        “干嘛用的?”达贡尝试向艾恩石内输入法力,没想到直接激活了。艾恩石表面显示出一些记录,每条记录都有日期、书名、书架号和另一个日期。

        根据记录进行分析,这应该是一张精英学院的借书证。上面登记的使用者姓名为“道戈林·铁磨”,最晚的借阅时间是十个月前。

        “看来第十四号坑洞的前主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道戈林·铁磨了。诶?正好可以看看在这里学习的坚古族同胞都看什么书。”

        达贡将行李搬到客厅里,然后就在门口坐下,仔细浏览道戈林·铁磨的借阅记录。属于他的最早记录来自四十二年前,第一本书叫做《基本素质考核指南》。

        “呵呵,我也得借这本书。”

        通过借书单,达贡可以梳理其他坚古族人在学院学习和生活的脉络。道戈林借阅了好几本关于基本素质考核的书籍,然后统一在七个月之后还了回去,并开始借阅一些精灵语、精灵文化历史方面的书,这说明他已经通过了基本素质考核,转而为了学分而努力。

        “七个月就完成了,这个人的基本素质很不错啊!”达贡并不需要认识道戈林,看他的书单就能大致勾勒出这个人的形象。

        之后的七八年,道戈林“沉浸在”对精灵文化的学习中,他还借阅了许多精灵诗歌、传记、游记,能看出他一直非常努力。大约10年后,精灵文化方面的书籍才逐渐退出他的借阅目录,他的学习焦点开始转向法术、法阵、咒语方面。

        坚古族人多是符文师,但是精英学院并不教授符文法术课程,因为精灵并不会。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精灵也有了自己的符文,不知道会不会有精灵语为基础的符文法术课程。但在道戈林时期,他学习的主要方向是法阵法术,而法阵可以用咒语来施展,可以用元素炼金术,当然也能用符文。

        通过书单,达贡看不出道戈林是个符文师还是法师,如果是后者或者两者皆是,那他绝对是坚古族中罕见的法术天才。这时,达贡注意到一本名为《无限法力世界》的书,道戈林退还它之后,又重新借阅。仅在一年内,这本书被借阅、退还再借阅、退还了不下五次。

        看看前面的书籍,完全可以一次借阅多年,不用着急归还。精灵寿命更长,对时间更不敏感,可以想到精英学院的图书馆是没有借阅时间限制的。“进进出出啥意思?难道这本书很受欢迎,有其他着急借阅的?”

        之后几年,这本书经常短促回到道戈林手中,仿佛他割舍不下这本书,时不时就要看看。每次拿到这本书,道戈林也会在几天后借阅一堆关于法阵、地形要素、元素法术方面的书籍,仿佛是为《无限世界法力》助威压阵。

        大约十五年后,也就是道戈林进入精英学院二十多年,《无限世界法力》终于还了回去,长期没有再借。大约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就到了三年前,仿佛这本书拥有无限的吸引力一般,它突然又回到借阅单上,重新开始借阅、归还的循环。

        这本书最终还了回去,连带着其他所有书籍。道戈林归还了所有,那是一年前的事情。达贡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很可能结束了学业离开,临走时泄愤将屋子里的东西全都砸碎。可能他觉得在精英学院的时光浪费了他的生命,或者受够了精灵对自己的歧视。

        这些事情没法从借阅记录中得知,但或许可以问问邻居。坚古族人向来注重邻里关系,有句俗话叫做“你家的墙就是隔壁的墙”,指出邻居其实生活在同一个环境里,只有互相帮助才能更好的生活。这个和人类的俗语“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差不多,都表达注重近邻关系的意思。

        道戈林的邻居都还没有回来,但是学生装备处的人先到了。达贡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马恩跟随或带领其他五个坚古族人和人类,给他带来塞满了两辆四轮货车的东西。

        “教学处的人催得很急,我们不得不赶紧过来。”马恩对达贡使了个眼色,然后用非常官方的口气一本正经地说道:“非得让我们送两套过来让你挑,这也太优待了。怎么,他们欠你东西了?”

        “教学处给我分配的房间是坏的,里面的符文阵都碎了,家具也不能用。”达贡说道:“我不知道具体是谁,但肯定有人没做好自己的事情,并且被我的生活导师发现。”

        “生活导师?那叫生活辅导老师。不过生活辅导老师也不会让教学处那么紧张,除非他是个精灵。”

        达贡点点头:“是个精灵,叫做希洛艾·阿斯聂瑞尔。”

        “那个狂法师?呵呵,你未来的命运写满了悲惨。”马恩带着同情的神色摇摇头,然后一招手:“来,尼尔家的小子,赶紧选走你要的东西,我们给你装上,还不会耽误晚饭。”

        “这些东西都不需要再花钱了吧?”达贡问道。

        “这就是房间配套的,不需要花钱。”马恩压低声音说道:“多选点儿……”

        除了书柜,其他东西没必要选那么多。达贡准备专注学习,完全没想着来这里享受,也不准备在客厅装上十把椅子来招待客人。一张结实耐用的床,两副盔甲支架、四个武器支架,一套通用的工作台,一套法阵绘制工作台,一张书桌,剩下的就是柜子和书架。

        坚古族人的身材都差不多,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比人类小得多,所以衣服型号更容易统一。送来的东西里面除了家具,还有服装鞋帽、生活日用品、学习用具以及健身器材。达贡看了看,负重练习的器材重量太轻,不过拉力器很不错。

        “精灵练习射术时使用的,他们瞬间发力的技巧很有趣。又快又稳而且爆发力足,那样才能射出精确而强力的箭矢。”马恩说道:“达贡,你要不要练习法力循环的东西?那堆黑色的石头是元素抗阻石,相当于法力训练时的负重。”

        达贡点点头表示感谢,然后他就跟着马恩。马恩在什么东西前面停下来,他就主动询问东西的名称和用途,然后就将它挑选下来。很显然马恩在帮助他挑选最合用的东西,而且马恩知道达贡跟随武器大师托蒙德学习,在武技方面不需要过多关注,重点应该放在法力和法术上,所以他能给出最合适达贡的建议。

        挑选好之后,装备处的人就开始安装。受到门框大小的限制,一些柜子没法直接搬进去,都是拿零件然后组装。坑洞的窗户和大门也需要重装,泥瓦、木匠的活儿也有一些。在其他人干活儿的时候,马恩和达贡就坐在屋顶上——本来就是个缓坡,散着步就走上去了——两个人看着正在放学的校园。

        “先好好住下,把校规都看完,千万不要莫名其妙地被扣分数。我会给你送吃的过来。”

        达贡笑了,说道:“马恩叔,真巧了,希洛艾也是这么说的。”

        “应该称呼她为阿斯聂瑞尔老师,别直呼精灵教员的名字,你会被警告以及扣分的。”马恩一边皱眉一边紧紧攥着胡须,问道:“这精灵干嘛告诉你正确的做法?”

        “我在来的路上帮她杀了一只奇美拉,算是认识。”

        “认识也不能掉以轻心,阿斯聂瑞尔家的人都很怪异,而且可以很凶残。有些事情涉及到学院几个精灵派系的摩擦,没必要和你细说,你只要知道一点就行了:虽然阿斯聂瑞尔现在是校长,但她很快就要卸任,实力正走在下坡路上。你别和她们纠缠太深,尤其不能被她指使去对付其他精灵。主要是没必要而且没有好下场。”

        达贡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他就当自己来到一处陌生的战场,身边全都是陌生的对手,这个时候一定要特别谨慎才行。出于关心,马恩又问了问达贡和希洛艾认识的过程,知道是在路上意外相遇,这才稍微放心。

        “我还记得从装备处卖出去的车载重弩,原来是用来杀奇美拉的啊!可惜了,那三个坚古族人都还算不错,至少没有精人化,没想到都死了。”

        “没全死,有一个重伤。”

        “我听说是死了三个,之前还去他们房间收拾东西。”马恩说道:“我不会记错的,这件事也就在两个月前。”

        “那真可惜,我原本还想和幸存者见一面谈谈呢。”达贡叹了口气,灵光一闪,问道:“马恩叔,我现在住的这个第十四号矿洞之前是谁住的?他为什么要破坏东西?”

        “那小子我记得,道戈林·铁磨,来自磨盘城,他的叔祖爷爷曾是推选王,这个小子也算是很有天分的。他很精通符文法术,精灵的咒语也学了不少,还曾经想在符文锻造方面指点我,被我一通骂了回去。”

        “你骂他干什么,如果他说得对,应该听听的啊!”

        马恩哼了一声,说道:“我拿出来的符文器能是真实水平的?他看到那些东西就说我不行,我能不生气?他指点我的那些东西我都知道,我只是故意不那么做而已。他以为自己很厉害,但距离我还差得远!”

        “哦,原来是这样。那他后来怎么样了?”

        “我听说是疯了,精神完全崩溃,已经语无伦次,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自理,被人送回磨盘城。但是我看他那样子,送回去也活不了多久。唉,法术有风险,学习需谨慎啊……”

        达贡一惊,说道:“疯了?牧师没能治疗他?”

        “这里的奥力神殿虽然很弱,不过普索达的牧师都很厉害,肯定给他诊治过了。我不是治疗师,但我看他的样子,应该是魂域崩溃,根本救不回来。就算是死了,只要魂域还在,还有机会在修复身体后进行复活。因为看着基本就是魂域完了,所以我才说他回到磨盘城也活不了。”

        “真可惜。”达贡摇摇头,说道:“我宁可战死沙场,也不希望是那个死法。”

        “嗯,我也有同感,但不要战死肯定更好。”马恩说道:“提到这个道戈林,我还记得他说过类似的话,好像是若能搞清楚无穷法力的秘密,死而无憾之类。咳,这种和死有关的话最好就别说,没劲,太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