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修真小说 -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在线阅读 - 第240章 嫁衣(三更)

第240章 嫁衣(三更)

        她所在的院子位于神京城的正西,靠近西门不远处,周围是寻常的百姓。

        院子一共三进,最前边是前庭,再是李柱与周天怀的院子,第三进是她的院子,却是一座小花园。

        已经是中秋时节,花园的花朵多数已经凋零,呈现出秋天的萧杀之意。

        西南角的一片青竹也变得枯黄,簌簌落黄叶,萧萧瑟瑟。

        她回来的时候,李柱与周天怀还没回来,院子里只有她自己一人。

        她将银色帛册放到桌上,星眸灼灼,难抑激动。

        夙愿得偿,自己天魔经圆满,只要再练这天魔秘经,练成之后,便是水到渠成的魔尊。

        一统六道,天下第一!

        想到这个情景,她怎么也无法压抑激昂,心湖如沸。

        深吸几口气,运转天魔经。

        随着天魔经的运转,心湖慢慢平复,她缓缓打开银帛。

        银帛册之中是密密麻麻的小字,还有一幅幅练功图,红线蓝线盘绕。

        一看便知是武功秘笈。

        她双手运足了天魔经,依照天魔柔掌独特的心法调整,化为独特的真气,慢慢注入银帛册之中。

        原本的小字与练功图竟然发生了变化,有几个小字变得不同,练功图上的红线与蓝线也有细微调整。

        她淡淡一笑。

        为了防止天魔秘经外传,传承之法都是保密的。

        她推测,六道之中某些道得到了打破石匣之法,残天道的道主没得传此法,得到的却是观看天魔秘经的办法。

        天魔柔掌便为观看天魔秘经之法。

        这是魔尊的一片苦心。

        魔尊是想有人先一统魔宗六道之后,再合练天魔经与天魔秘经,踏入魔尊。

        而不是先练成两经再一统魔宗六道。

        这其中的区别是什么,她一想便知。

        如果先能一统魔宗六道,那此人的手段与武功已经足够惊人,再练天魔秘经的话,如虎添翼,修为将远超世人,甚至达到最后一任魔尊的水准。

        而如果先练了天魔秘经,凭着强横的修为一统魔宗六道,恐怕就差了一些。

        当然,这样分开传承之法,也能最大限度的令天魔秘经不外传。

        她这念头一闪即过,马上抛到一旁,凝神于天魔秘经。

        至于法空在哪里,她并不担心。

        眼前唯有这本天魔秘经。

        只要有了这个,练成之后成为魔尊,天地之大,自由无拘,纵横自如!

        她翻看了一页又一页,认真仔细的看过每一个小字每一幅图画,星眸灼灼,直接烙印于记忆之中。

        她有过目不忘之能,看过一遍就不会忘记。

        纵使她翻得慢,十八页也很快翻完,待看完最后一页,她长长吁一口气。

        脸颊酡红如醉酒,娇艳欲滴。

        不知不觉中,夕阳已经染红了小院,也将她染红。

        她坐在红霞之中沉思。

        法空忽然一闪出现在她身边,笑道:“如何?”

        李莺看向他,微微一笑:“他们如何了?”

        “应该会气得发狂。”法空道:“你出手不重,倒是没有性命之忧。”

        李莺轻轻点头。

        法空道:“不过你露出脸,他们估计会找到你的。”

        “无妨的。”李莺轻轻摇头。

        法空眉头挑了挑。

        李莺道:“这件事他们不敢外传也不会外传,知道了也无所谓。”

        法空笑了笑:“这便是天魔秘经?”

        她这般笃定,恐怕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魔宗行事确实是诡秘莫测。

        “不错,正是天魔秘经。”

        “这天魔秘经与你们的天魔经相合,真能天下无敌?”

        “如果能把两经都练成,踏入大宗师是没问题的,天下无敌是有些夸张了。”李莺微笑看着他:“大师可是后悔了?”

        不天下无敌也差不多。

        法空笑道:“李少主若能成为大宗师,那就请多多关照了。”

        李莺道:“大宗师有时候也不如神通的,更何况金刚寺也有不少的大宗师。”

        她怀疑大宗师也拿法空无可奈何。

        佛门五神通她是知道的,如果有神足通,再加上金刚不坏神功,何人能杀得了他?

        法空伸出手去:“我想一观这天魔秘经,可以吧?”

        “既然是我们合作而得,”李莺玉手拿起银帛册递过去:“大师随便看便是。”

        法空接过来。

        入手沉坠,不像是书更像是银锭,沉重异常,恐怕寻常女子都拿不动。

        封面写着“天魔秘经”四个大字,古拙苍劲,是以上古文字所写。

        他对这种文字并不陌生,观看起来毫无滞碍。

        随后翻开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一直到最后第十八页,看得极快。

        他只需扫一眼便能完全烙印入脑海,可以在脑海虚空反复的观看。

        法空看完之后,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李莺。

        李莺心头微跳,却不动声色:“大师可看出有何玄妙了?”

        法空摇头:“不太对。”

        “如何不对了?”

        “这真是天魔秘经?”

        “大师可是怀疑我偷换了它?”李莺似笑非笑。

        法空盯着她看。

        李莺星眸灼灼,坦荡的看着他。

        法空叹一口气摇头道:“这本天魔秘经有问题,并不是真经,李少主,我们被骗了。”

        “那大师以为……?”

        “李少主,还是别练这个了,此经不太对劲。”法空摇头:“如果真练了,麻烦无穷。”

        “多谢大师提醒。”李莺道。

        法空若有所思看着她。

        李莺笑道:“看来大师还是怀疑我是不是掉换了这本秘笈,不如大师施展神通看看吧。”

        法空叹一口气:“李少主,我对你可是诚心相待,也相信李少主你的胸襟。”

        李莺道:“既然合作,当然是诚心相待,勾心斗角确实不该,……这么说吧,这本天魔秘经需要独特的观看之法。”

        法空失笑:“这么说,我即使得到了秘笈,真的秘笈,也没办法得到天魔秘经?”

        “大师要天魔秘经做什么?”李莺笑道:“天魔秘经对大师是没用的。”

        “如此秘笈,天下间哪一个不好奇?”法空道:“想参照一下。”

        李莺摇头:“这涉及到宗门传承,恕我不能外泄的,大师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法空呵呵笑了。

        李莺笑看着他。

        法空摇头:“还是李少主棋高一着,佩服佩服!”

        “大师过奖。”李莺嫣然笑道。

        这一次的笑是发自内心,不是怒极而笑。

        心里是痛快得不得了,酣畅淋漓。

        他费尽心机,说了这么多,又是逼自己动手对付坤山圣教,又想杀坤山圣教的高手,结果呢,一样也没能如愿,一番辛苦却是给自己做了嫁衣裳。

        这种滋味足够把他气炸了。

        换了自己,一定是要气死的。

        她仗着修为更高,所以不怕法空发作,反而笑得更灿烂更肆意:“大师,多谢了。”

        法空笑了笑:“李少主既然知道观看此经需要独特之法,意味着我注定看不到,却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此举未免太过火了吧?是算计我呢。”

        “大师恕罪。”李莺笑着合什:“确实隐瞒了这一点,但要说算计,我们彼此彼此,大师的算计可不比我少。”

        法空摇头苦笑:“怨只怨我太相信李少主你,觉得你光明磊落,合作便可以放心的合作,没想到最后关头却是栽在这里。”

        “大师是要让我内疚,从而说出传承之秘吗?”李莺笑道:“如果我这么做了,那便是残天道的叛徒,祖师难容,所以大师还是不必多说了。”

        “嗯,也罢。”法空点点头:“认赌服输,李少主善自珍重,告辞。”

        “大师好走,恕不远送。”李莺合什笑道。

        法空道:“如果下一次李少主再找我帮忙,交换的条件便是这传承之法。”

        “那是不可能的。”李莺笑道。

        法空道:“那我便收走了这本秘笈。”

        他将银帛册往大袖里一塞,一闪消失无踪。

        李莺轻笑一声,没有追赶也没有变脸色,任由他带走了银帛册。

        这银帛册已经没用了。

        经过一次天魔柔掌激发,便已经废掉,再用天魔柔掌已经不能激发了。

        对于天魔秘经的保存,历代祖师当真是费尽心机,不过还好,自己只要练成了天魔秘经,就能重新制作出秘笈来,以为传承。

        ——

        法空下一刻出现在金刚寺外院,坐到自己院内石桌旁,取出天魔秘经的秘笈来,翻来覆去的看。

        他一边看一边啧啧赞叹。

        魔宗先祖当真是智慧惊人,世间竟有这般奇妙的手段,外人即使外了秘笈也没用。

        如果依照这秘笈练,走火入魔是必然。

        仅仅是几个小字与行功路线的一点点差别而已。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此为最佳写照。

        他合起秘笈,收入时轮塔内。

        这制作的材料,还有手法,都是值得借鉴的,自己将来也弄个这样的传承之法。

        而且,能不能从这上面悟出一些别的,一些魔宗的根本观念与规则。

        这对于了解魔宗行事与破解魔宗武功必有助益。

        “李少主没回来?”林飞扬看到他独自坐在桌边,上前问道:“难道遇险了?”

        法空笑着摇头。

        林飞扬道:“什么事,竟然不招呼我,很机密吗?”

        “此事不提也罢。”法空摇头:“外面的情形如何了?”

        “可是热闹得很,城卫,神武府还有绿衣内司,全都出动了,白虎大道那一截全被封住了,不准进出,正在追索刺客呢,依我看呐,白费功夫!”

        “嗯,”法空轻颔首:“寺里小心一点儿,找慧灵师叔回来。”

        “好。”林飞扬满口答应。

        法空一闪再次消失。

        ——

        周天怀与李柱说说笑笑回到了院内,发现了李莺的气息。

        两人来到后花园,发现李莺正负手在欣赏着凋零的花朵。

        他们看出李莺心情不错,莫名的也跟着高兴起来。

        李柱呵呵笑道:“少主,说个新鲜事,今天我们两个在城里逛的时候,竟然遇到一骗子,呵呵,骗子竟然想骗我们的钱!”

        李莺心情正好,好奇的看向他们:“嗯?”

        李柱得意的道:“有趣的是,我们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那骗子还以为把我们骗住了,滔滔不绝,好一顿说,岂不知我们早知道他是骗子,就看他在那里施展全身解数,真的很好玩!”

        “他终究还是发现了的。”周天怀摇摇头:“灰溜溜跑了,我们也懒得追。”

        李莺脸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