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修真小说 - 嘉佑嬉事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棺材是门好生意

第二十章 棺材是门好生意

        大胤武朝,有鸿胪寺,设鸿胪寺卿一名,专责四方邦交,及相应的朝廷礼仪等职责。

        在大胤之前的那个国朝,天下各国之间,还略有交流,各国使团、商队,还时常能在镐京出现,鸿胪寺在那时候,也还算得上是前朝的重要衙门。

        一千八百多年前,大胤太祖推翻前朝,立鼎建国,沿袭前朝官制,鸿胪寺也依旧是朝廷常设机构,其后数百年间,还承担着迎来送往的外交事宜。

        再后千多年时间,天地持续变化,武道凋零衰败,人,还有各种飞禽走兽的血脉持续衰微,曾经的外国使团和商队,一日一夜轻松能行进数万里,如今却只能勉强行进千余里,甚至是数百里。

        从此,各国邦交断绝,外国使团绝迹,鸿胪寺在朝廷的位置就逐渐变得尴尬起来,重要性不断下滑,时至今日,鸿胪寺已经变成了一个没啥权柄的‘服务部门’。

        风调坊的四极坊,三街五巷老大一片园林宅邸,就是现如今鸿胪寺的产业。

        守宫监当然不会把现如今的鸿胪寺放在心上,说欺负了,也就欺负了,没权没势的鸿胪卿还能一脑袋撞死在守宫监的大门上么?

        可是四极坊里居住的人,守宫监可不愿意招惹。

        大胤武朝沿袭前朝,将大胤的疆土分为九大州。

        其中,镐京所在的,是中土‘祖州’,乃九州核心,万世不易之起源之地。

        祖州之外,有东神州、有西幽州、有南蛮州、有北冥州。

        在东神州之东,有极东溟州;在西幽州之西,是极西漠州;在南蛮州之南,是极南荒州;在北冥州之北,是极北汏州。

        大胤武朝建立之初,武功鼎盛,镐京城内的精锐军团,还有着极高武力修为,庞大的军团,还能日行万里,溟州、漠州、荒州、汏州四大州,还被大胤武朝牢牢掌控在手。

        后来,武道凋零,武人的境界瓶颈越来越难以打破,镐京对四极大州就逐渐失去控制。

        随着八百年前,四极大州地盘上,最后一座大胤的屯兵军城覆灭,镐京再无力、也无法向四极大州调遣大规模野战军团后,四极大州的地方势力,顺势宣布脱离大胤的统治,开开心心的自立为王了。

        从三百年前开始,天下武道凋零已经到了一个极致。

        镐京如今也就还能勉强拿捏住中土祖州,其他东南西北四州,名义上还尊镐京的天子为天下共主,实则已经纷纷割据一方,相互间厮杀征伐、合纵连横,进入了热热闹闹的‘战国’乱局。

        曾经大胤武朝开国太祖,除中土祖州之外,各州都册封有八百诸侯,爵位从高到低划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等。

        三百年乱战,一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公’,已经满门覆灭。

        三百年奋起,一些曾经地位卑微的‘男’,反而威震四方。

        不过,既然这些诸侯,还奉镐京天子为天下共主,他们在态度上,就还得表现一二。

        比如说,十二年一次的集体朝贡啊。

        比如说,诸侯世子需要天子册封啊。

        比如说,在镐京放几个不紧要的儿子、女儿充当质子啊。

        四极坊三街五巷,数千套园林宅邸,租住的就是这群来自东南西北四大州数千大小诸侯的宝贝儿子、心肝女儿。

        这些人,怎么说呢?

        一个个都是祸害,就没几个好东西。

        东神州最是文华风流,是历朝历代典籍、文明传承最完整的地域,东神州的这些诸侯儿女们,口头禅就是——‘尔等蛮夷,啊呸’!

        西幽州物产极丰,尤其是特产‘金沙’,一个个诸侯富得流油,这些诸侯的儿女们最喜欢说的话就是——‘呵呵,你们这群穷鬼’!

        北冥州就不用提了,民风彪悍,武力极强,尤其多冰川、草原,盛产骑兵,他们最喜欢带着大队手下招摇过市,能动手,绝对不动口,他们的日常用语是——‘你们全都是一群没蛋的-娘货’、‘信不信我杀你全家’!

        而南蛮州呢,民风不能说‘彪悍’,而是‘凶、邪、狠、戾’,一个个都是天生的杀胚,尤其擅长各种巫蛊秘术,手段狠辣诡秘,全都是实打实的实干家。他们天性沉默寡言,一言不合就直接下毒手,他们是镐京城内最大的治安隐患。

        就这些人,让四极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马蜂窝。

        几乎每一天,他们之间都会爆发各种冲突,时常波及镐京的无辜百姓,镐京城的各大衙门,为了给他们擦屁股,是忙得焦头烂额。

        但是无论他们之间的冲突有多激烈,一旦镐京官方胆敢插手,他们就会本能的联手对抗。

        曾经有司寇台的捕头侦缉凶杀案,查到了某位侯爵的儿子头上。

        结果二十几位司寇台的捕快,光天化日之下被当街打死,抛尸大街。

        本朝司寇震怒,下令司寇台出动大批人手抓捕凶徒,结果千多号诸侯的质子齐声鼓噪,于皇城门口撞响了金钟银鼓,惊动了太后、天子,更组织上万打手、护卫暴力抗法,硬生生将司寇弄得下不了台。

        这件事情,最终以那侯爵质子交出一个‘不值钱’的奴婢顶罪扛锅,就此揭过。

        而那奴婢被司寇台斩首后,太后为了安抚那侯爵质子,还下令鸿胪寺卿,偷偷的给那侯爵质子,补贴了一份相当于那奴婢身价银子百倍的‘抚恤金’!

        老何絮絮叨叨的,将四极坊在镐京城内的特殊性,向卢仚解释了一番。

        卢仚了然:“这四极坊,我们碰不得。哪怕柳梧就藏在其中某处院子里?”

        老何将两块冷透了的臭豆腐塞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着。

        他看着卢仚,沉声道:“除非当场抓到人,否则……再说了,那四极坊,也不是咱们队的辖区啊。哎,整个四极坊,就没有哪个衙门能管到他们,那些诸侯子女,向来都是自行其是。”

        “那,这桩,暂且放下。”卢仚无奈摇头:“既然他们已经下手杀人、清理痕迹,那么,柳梧除非是头猪,否则他是不会再轻易露出痕迹了。”

        “只能让地里鬼们,在四极坊周边蹲着,看看……碰运气吧。”

        “但是另外十五位遇害的兄弟,尤其是前天被杀的那位兄弟,他们的事情,我们可以好好查查。”卢仚喃喃道:“一定是一条大鱼,一定是这次我们下力气追查柳梧,他们查到了某些别的蛛丝马迹,引来了那条大鱼最激烈的反应。”

        “只不过,在镐京城内,什么人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对守宫监的人下手呢?”

        按照小本子上的情报,卢仚用一根炭条,在地图上,将前些天那十五名出事的监丁遇害的地点圈了出来。

        他手指在地图上轻轻的比划着,低声的自言自语。

        “一定是他们在不经意中,撞破了某些东西,看到了某些人和事。但是,会是什么呢?”

        “尤其是那一天,也就是去年的腊月二十八号,七个监丁一夜之间被人击杀。”

        “根据坊市里住户口供,根据他们听到的惨叫、厮杀声的前后顺序,最早遇害的监丁是在这里,然后是这个点,这个点,这个点……”

        “有人遇害,发出声音,然后有听到响动的兄弟赶去查探。”

        “正好和凶手撞在了一起,措手不及下,他们也当场遇难。”

        “那么,凶手逃窜的方向,应该是这一条线。”

        卢仚手中的炭条在地图上勾画着,脑海中神魂灵光微微荡漾,他直觉的,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那些凶手,有七成概率,巢穴就在这个区域内。”

        “嗯,应该是油篓子大街的这一段。”

        “看看这都是什么店铺?”

        “打金店,打银铺,女人的胭脂水粉、成衣手绢,啧,这些店铺专业性太强,而且人流量太大,曝光度太高,呵,如果藏了一群杀胚,那么露馅的概率太大。”

        “要什么样的店铺,才能藏匿一群人,还不引人怀疑呢?”

        “这里有两家棺材铺!”

        “一家专门经营高档棺材,这是为那些豪门大院的贵人们准备的。还有一家经营中低档棺材,为的是普通百姓准备的。”

        “真巧了,两家棺材铺还是门对门。”

        “老何啊,棺材可是一门好生意,你怕不怕?”

        卢仚抬起头来,笑呵呵的看着老何。

        “不怕的话,就和我去这两家棺材铺走一趟,就这个时候,咱们去摸摸底!”

        老何和五个地里鬼的脸剧烈的抽了抽。

        老何看着卢仚,吃吃的说道:“那些兄弟出事后,我们把这两街一巷翻了个遍,可就没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卢仚,你不要告诉我,你就冲着这地图比划了一通,你就找到凶手了?”

        卢仚掏出一吊钱丢在了方桌上,笑着站起身来:“得了,就当是饭后消消食吧?咱们过去看看,也不妨事。不过,咱们身上的衣服可要换一换,这守宫白袍,太扎眼了。”

        老何犹豫了一番,他咬咬牙,点点头,站起身来,随手将卢仚丢下去的一吊钱捡起,又丢给了卢仚。

        “咱们来这里吃东西,给足了他们面子,他们还能要钱不成?”

        “走,走,走,卢仚,我给你说,以后在咱们自家的地盘上,除了进那些小娘儿的被窝,娘儿的皮肉钱不能欠,其他的吃吃喝喝,咱们就不用花钱!”

        “守宫监吃他们一口,喝他们一口,他们还收钱?”

        “没这个道理,绝对没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