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492章 求季燃

第492章 求季燃

        妖舟没有去寻乌亲王,因为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说她是女魔头的女儿,求他救救他自己的亲生儿子?!

        狗血剧都不带这么写的。

        妖舟脚尖一转,去了隔壁,将躺在树荫下的季燃扯起来,说:“跟我去趟宫里。”

        季燃屁股有些沉,又躺了回去,说:“你说去宫里,就去宫里?你当老子很闲是不是?!老子在冥思苦想,已经入定,就差……呜……”

        妖舟一把捂住季燃喋喋不休的嘴巴,说:“有急事儿。”

        季燃看着妖舟认真的眉眼,忽地一笑。

        妖舟拿开手,季燃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问:“什么急事儿?”用脚划拉到鞋子,拿起一只,套在脚上。

        妖舟知道,这件事儿骗不了季燃,只能如实回道:“乌羽白出事了,跪在了金銮殿外。”

        季燃微微一愣,直接蹬掉刚穿上的鞋子,又躺回到躺椅上,说:“忽然想起来,本王还有一个美梦没做完,你先回去,等本王睡醒的……哎哎哎,放手,快放手!你这么粗鲁,怎么嫁得出去?不如本王勉为其难,收留你得了。”

        妖舟用手当刀,对着季燃的脖子比量了一下。

        季燃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重新躺回到躺椅上,将脚丫子抬起来,一边晃悠着一边说道:“祥芸县主,求人得有一个求人的态度。你这样,不行啊。”

        妖舟问:“如何才肯帮我?”

        季燃回道:“五成利吧。”

        妖舟被气笑了,直接骂道:“继续做梦吧。”

        季燃说:“好咧。”将团扇扣到脸上,看样子是打算睡觉。

        妖舟拿下团扇,说:“季燃,你帮我这一次,我和你既往不咎。”

        季燃眯眼笑道:“说得好像你多委屈、多值得原谅一样。”

        这话,妖舟就听不懂了,却也没时间仔细想其中的意思。毕竟像燃疯子这样的人,满嘴胡诌八道,也是常态。

        妖舟说:“明人不说暗话。你派人守在帝京入口,对我下了黑手这件事,我也可以既往不咎。”

        季燃蹭地坐起身,问:“什么黑手?”

        妖舟回道:“派人掠我,搜身。”

        季燃当即怒道:“老子草他血奶奶!老子都没搜身,哪个敢搜身?!我日你娘个瓜皮!”站起身,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妖舟呆愣愣地看着季燃,已经丧失了语言的表达能力。这个……是什么状态?不是就不是呗,这么激动做什么?

        季燃站定,问妖舟:“谁动得手?!”

        妖舟回道:“一群黑衣人。”

        季燃问:“名字呢?你傻了?谁穿上黑衣都是黑衣人!老子要名字!”

        妖舟狐疑地回道:“难道不是你的人?我可听见你说,派人去抢证据。”

        季燃确实派人去抢乌羽白私开盐线和挖私矿的证据,也让人在适当的时候做掉乌羽白,但是没成功啊。所以,他不会承认的。至于那些守在城门外对妖舟动手的人,确实不是他指使的。若他知道是谁,一准儿弄死他!

        季燃蹙眉,回道:“哪有的事儿?!你一定是听错了。像本王这样,在临国当个质子,老实巴交尚且招来了刺客。昨晚那两具尸体,光是挖坑就挺累人的……”

        妖舟怕季燃越扯越远,干脆打断他,说:“好了。你说不是,就不是吧。现在可能和我一同进宫去?”若非季燃有进宫御前行走的资格,她也不想拉着他当陪客。搞不好,他会在背后捅刀子。

        季燃重新坐回到躺椅上,翘着二郎腿,歪个脖子,看着妖舟,说:“你以为,凭借本王和白乌鸦的关系,本王会去救他?是你天真,还是本王太傻?”

        妖舟来之前,已经猜测到这种结果,于是回了句:“好,你不去,我自会寻到人,陪我进宫去。”说完便走。

        季燃问:“你寻谁啊?”

        妖舟回道:“想娶我的人太多了,随便扒拉一个,不是太子就是亲王,你不劳烦你一个无权无势的质子了。”

        季燃晃悠着摇椅,喊道:“激将法没用。除非你答应老子,进宫就和皇上说要嫁给老子,不然老子才不去当说客,没准儿惹一身骚。”

        妖舟站定,回头看向季燃。

        季燃眯眼笑着,样子十分笃定。

        妖舟却丢下一个轻蔑的眼神后,向外走去。

        季燃无语,问躲在树后的卫云:“她是不是丢给本王一个轻蔑的眼神?”

        卫云从树后走出,说:“主子吩咐过,县主若是过来,让属下等人都藏起来不许出现。属下没敢偷看县主的眼神。”

        季燃在身边的托盘上抓起一个苹果,砸向卫云:“就你激灵!”

        卫云接住苹果,回道:“谢主子赏。”躲到树后,咔嚓咔嚓吃了起来。卫云发现,其实季燃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他既没有那么多架子,也不会要求很多。只要给予他忠心耿耿,就能过得十分惬意舒适。

        季燃坐起身,问:“雷影回来没?”

        卫云回道:“还没回来。”

        季燃蹙眉,说:“莫不是被绑走了?那么丑,留着也是浪费饭,绑走也好。”

        卫云收了收凸起的腹部,努力让自己变得好看一点儿。

        雷影从墙头跃进来,说:“主子,属下听见你说得话了。”

        季燃立刻坐起身,问:“跟到了吗?是谁?”

        雷影回道:“他十分谨慎,属下又不敢跟得太近,唯恐被他发现。幸而主子在他身上留下了香引,属下放出了蜜鸟,才寻到他。”

        季燃斜眼看向雷影:“废话有些多。”

        雷影做出自我检讨的样子,回道:“是属下多言。重点是,属下发现,主子培养的蜜鸟,竟然飞进了乌王府。”

        季燃瞬间从摇椅上站起身,背着手、光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

        雷影提醒道:“主子小心脚。”

        季燃一摆手,回道:“小心肝也没用。走,进宫!”

        雷影和卫云一同应道:“诺。”

        卫云问:“主子有何打算?属下好准备一二。”

        季燃背着手,看向远方,眯着眼,说:“随机应变吧,蠢货。”

        卫云:“……”

        雷影应道:“诺。”

        卫云看了雷影一眼,以眼神暗示:“兄弟,你对自我认知还挺准确。”

        雷影笑了笑。

        季燃塔拉上鞋子,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你们俩就别眉目传情了。赶快的,跟上,老子要虐死那个小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