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493章 跪着

第493章 跪着

        乌羽白被罚跪在金銮殿的门口,从早到中午,经历了暴晒,嘴唇已经泛白,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膝盖更是刺痛不已,但背脊却始终挺得笔直,一如他那颗骄傲的心。

        因大家都知道,乌羽白跪在了这里,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就连负责打扫的奴才,都远远地躲开了。

        申时初,来了第一个人,竟是十三公主。

        十三公主坐在台阶上,对着乌羽白叹气道:“乌哥哥,娶我就让你那么难过?”

        乌羽白没有看十三公主,而是动了动嘴唇,说了一句:“不能伤她的心。”

        十三公主说:“我也不想和阿舟形同陌路。可是……母后说,只有你答应娶我,父皇才会平息怒火。不然,你就得跪到死。”

        乌羽白转动眼球,看向十三公主,竟是一笑:“不劳公主费心,也不劳皇后娘娘挂记。”

        十三公主站起身,说:“我是偷跑出来的,得回去了。我想为你求情,却不敢。父皇发了好大的脾气,就连朱公公都不敢上前去。我……我先走了。”

        乌羽白垂眸,说:“谢谢你。”

        十三公主面红耳赤,不自然地说:“不谢不谢。”撒腿要跑,却又突然站住,回头看向乌羽白问,“乌哥哥,你真只想娶阿舟一人?一辈子,一双人?”

        乌羽白看向十三公主,点了点头。

        十三公主笑道:“哦,我知道了。”扭头就跑,眼泪却含在了眼圈里。她也想有一个人,像乌哥哥那样优秀,然后只喜欢她一个人。一辈子,一双人。只可惜,那个人不是乌哥哥。

        乌羽白继续跪着,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第二个来看乌羽白的人,竟然是太子。

        太子一身金贵的衣袍,踩着厚底儿靴,出现在乌羽白的面前,垂眸看着他,冷冷一笑,说:“乌羽白,跪得舒服吗?”

        乌羽白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仿佛老僧入定。

        太子说:“你想成为庶人,本王多想成全了。你可能不晓得,本王儿时,听父皇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乌羽白多么多么优秀。反观本王,似乎永远都不如你。”

        太子怪笑一声:“不过,你再厉害,不也得老老实实跪在这里。今日你跪父亲,来日你跪本王,你天生就是奴才命,翻不了身的。”

        乌羽白仍旧不言不语。

        太子蹙眉,表情不悦,说:“真是好脾气啊。本王还记得,本王小时候辱骂你母亲是野蛮女子,吃生肉喝血水,如同牲畜一般,你可是抡起拳头就打了本王。这会儿,勇气哪里去了?”

        乌羽白缓缓抬头,看向太子,眼神晦暗不明,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然而,那种笑,却令人脊背发寒。

        太子有些惧意,却更恼火自己竟然会感到害怕,他的脸色变得越发阴沉,说:“真是个小畜生!”

        乌羽白盯着太子不放,眼神犹如凶猛的饿兽。

        太子看着乌羽白,弯下腰,盯着他的眼睛,忽地一笑,说:“多少年了,不曾见过这种眼神。真好。本王等着,等你看你歇斯底里的样子。”

        乌羽白回道:“这种想法很危险。太子,保重。”

        太子直起腰,问:“你在威胁本王?”

        乌羽白不再言语,重新低垂下眼睑。

        太子诡异地一笑,说:“你奉若珍宝的祥芸县主,不过是一只被穿烂的破鞋。乌羽白,你知道都过了哪只脚吗?”

        乌羽白瞬间攥紧了拳头。

        太子丢下一个得意且恶毒的眼神,转身离去。

        乌羽白抬头,看向太子的背影,眼神凶悍得如同一匹被激怒的狼王。

        他可以肯定地说,妖舟并未被人欺辱。他与她,分享了彼此的第一次,也将是彼此的唯一。

        然而,太子那话的意思,可是指阿舟被侮辱之事?!此事,知道的人不少,不足为奇。太子拿这话侮辱他,也是自然。只不过,总觉得哪里不太一样,似乎是因为太子的语调和神色?

        因为阿舟之死,小肉包怪罪他,他自认无辜,却也不能说有多干净。只因,他曾嫉妒阿舟,嫉妒小肉包在乎阿舟胜过他。所以当事情朝着不可估量的方向而去,他选择了漠视,任由乌亲王退亲。

        若当时阿舟还活着,被退亲之后,名节尽毁,也会自尽吧?!

        乌羽白觉得胸腔里的每一次跳动,似乎都包裹着碎裂的琉璃。他不曾为阿舟的死产生过愧疚,而今却因为小笼包的怨怼而无地自容。终究是,心动了,所以心痛了。

        妖舟这边,已经赶到皇城门口,怀里揣着琉璃制品的三成红利,就要往宫里去。

        季燃气喘吁吁地出现,一把攥住妖舟的手腕,呵斥道:“虎啊?!直接冲?!”

        妖舟本想叫来御林军首领,探讨一下蛋糕的新吃法,然后求他帮着递个话。此事不保险,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眼下季燃赶到了,她也就不用和御林军首领套交情了。

        妖舟装出破釜沉舟的表情,说:“那能怎么办?!”

        季燃横了妖舟一眼,说:“老子都来了,你还装什么可怜?!”

        妖舟暗道:“老娘那是破釜沉舟的表情,一定是你瞎,才看成了可怜。”不过,眼前季燃怎么说都是对的。

        季燃说:“你等着,老子带你进去。”季燃来到皇宫大门口,声称要给十三公主问诊,于是拉着妖舟这个小药童,就往宫里去。

        妖舟实名制嫉妒了。她给了皇帝三成胭脂水粉的红利,都没这待遇。

        进入皇宫后,妖舟就甩开了季燃,加快脚步,要赶往金銮殿。

        季燃看着空荡荡的手心,说:“卸磨杀驴好歹还要卸磨,你倒好,直接杀驴。”

        妖舟头也不回,快步离开。

        季燃翻个白眼,去看十三公主。

        妖舟来到金銮殿,看见乌羽白挺直了背脊,跪到了夕阳西斜之中,整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霞光。本是翩若惊鸿的公子,而今却好似被浸了一层血色,有着说不好出的悲凉和痛苦。

        妖舟知道,乌羽白的痛苦,并非源于跪下这个举动,而是……跪了自己最恨的人。

        妖舟心中生出一个疑惑,不知道乌羽白更恨皇上,还是更恨女魔头?!前者屠了他的母族,后者……屠了他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