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历史小说 - 带着宝藏复大明在线阅读 - 第268章 湖北换河南

第268章 湖北换河南

        高夫人抚摸着跪在自己面前,悍将孙传的头,哭泣的安慰:“回来就好,回来了,兄弟们就再在一起了。”

        孙传趴在高夫人的膝盖上痛快的哭泣:“夫人,去胡广吧,属下已经为大家打下了荆州,    襄阳,得安,承天。放弃河南吧,我们去胡广那个真正的鱼米之乡吧。”

        李过兴奋的戳手:“有大半胡广,再加上大半河南,我们——”

        孙传直接摇头:“您不放弃河南,我就不交出胡广。”

        李过大怒:“你到底是回归闯营还是依旧新明?”

        孙传坚定的回答:“我是闯王的部下,永远是,    但我的将士还和新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我们不按照摄政王的安排做交换,    我们的四万大军,就再也没有了战斗力。”

        这四万大军,在脱离新明后,一路向西,从河南越过大别山,进入胡广,对兵力空虚的胡广,展开了摧枯拉朽的进攻。将这个胡广熟,天下足的地方,拿下了四府三州五十一县,在那里,和大别山的黄光军互为依靠犄角,站稳了脚跟。

        “不,我们绝不放弃河南这个中原中心。”李过神经质的挥舞着拳头。

        是啊,现在不管怎么说,湖北大部是自己的了,再加上大半河南。那么,    实现闯王梦想就再次变得不远了。

        田建秀皱眉摇头:“小闯王,    冷静啊。”

        在大顺军里,名义上,中军制将军刘宗敏是闯军第二人。

        后来是丞相的牛金星。

        第四人是太傅宋献策。

        第五是制将军,军师李岩。

        但其实不是。

        大顺政权,真正的第二人,是唯一的权将军,五营总管田建秀。

        他的人品威望,都是最高的。

        在没有后来几个人加入的时候,田建秀是闯军里,唯一一个识文断字的,是李自成真正的军师智囊。

        所以,他的话,现在连高夫人都要听。

        李过大吼:“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放弃这刚刚建设出来的根基?”

        是的,河南这些地方,在被闯军拿下后,就开始让随军的几十万家属,施行承包办法,进行屯田耕作。

        收到了很大的效果。

        今年秋,    忠贞营二十万大军,已经不需要向以前那样,四处流动打粮了,而是实现了粮食的自给自足。

        西北流寇,第一次破天荒的在一地站稳了脚跟,形成了一个稳固的政权了。

        这是一片真正属于自己的根基,怎么能轻易放弃?

        郝摇旗也道:“尤其,这里,离着我们的家近,只要时机成熟,我们就可以打回老家去。”

        所有的人都存着这个心。

        他们来至西北,他们的根在西北,魂牵梦绕的家在西北。回家,是每一个人的终极梦想。

        田建秀摇头,站起来,指着那幅简陋的地图:“河南这里,其实即便没有王学军的置换请求,也不是我们长久驻扎之地。”

        高一功气哼哼的嘟囔:“当初李岩先生就有经略河南为根基的说法,田先生怎么不同意?”

        对于李岩的叛逃,大家没有人埋怨,因为大家都知道,当时李自成对李岩的态度。

        大家都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当时,错在闯王,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好忌讳的。

        田建秀稳重的道:“当年李岩主张经略河南,取的是,可以控制山西陕西,河北,辐射胡广江西,稳定一省,就可控制稳定数省。”

        郝摇旗不服:“那现在还不是一样?”

        田建秀摇头:“不一样。”

        继续指着地图:“我们的北面,是河南河北同流合污的阿济格和洛洛欢部。我们的西北,是满清济尔哈朗部,我们的西面,是已经杀进四川的豪格部,我们的南面,是云贵总督的吴三桂部。

        而我们的西南面,是刚刚杀到的江西三顺王部。

        现在,如果我们再得罪了王学军,那我们就是四面楚歌。

        不说王学军,就是满清那几个王爷,哪个不是兵强马壮,哪个不是我们的劲敌?不要说他们全部来攻,即便一股,我们何以抵挡?”

        这话一出,大家默然无语了。

        说实话,从一片石,被满清追着从山西,陕西,胡广到现在,大家真的被满清打怕了。

        “再说了,河南地势一马平川,我们怎么面对满清的铁蹄?”

        闯军也曾经有二十万的骑兵,只可惜,自打逃离西北后,战马就再难补充,现在大家几乎就是将领有马,一支能和满清抗衡的骑兵,那只存在在梦里了。

        “但退到胡广就不同了。”

        高夫人平静的询问:“有和不同?”

        田建秀回答:“退到胡广,孙将军现在占据的地区,就有西、北、东三面被武陵山、巫山、大巴山、武当山、桐柏山、大别山、幕阜山等山地环绕,可以阻挡敌人的骑兵。而群山环抱里,就是一大片广袤的平原,适合耕作。自古就有苏湖熟,天下足之说。我们就可以真正发展经济,壮大我们。”

        然后又分析:“而进入胡广北部,背面的阿济格,济尔哈朗,就被新明挡住了。”

        郝摇旗气哼哼道:“新明也不是什么好鸟。”

        田建秀反驳:“但至少他们还没有和我们撕破脸。”

        不去理他:“西面的豪格,有张献忠为我们牵制。背靠新明大别山,可以成为盟军,这样,我们唯一要对付的,就剩下吴三桂和三顺王了。”

        吴三桂是大家的死敌。

        但同样是死敌,却比满清八旗好打多了。

        “更何况,我们更靠近了南面隆武和永历,也可互相呼应,那么一来,我们的整个局面就活了。”

        高夫人听完,点了点头。问孙传:“新明是什么意思?”

        孙传回答:“新明皇帝因闯王逼死崇祯,而坚决拒绝咱们和新明实行联闯抗清。”

        高夫人苦笑。

        其实,李自成何曾想要逼死崇祯?

        兵临城下,写信给崇祯,只要求封山陕之地位王。交换条件是,自去大顺帝好,带兵出关,为大明灭了满清。

        可是,可是,唉——可惜啊。

        “摄政王是什么意思?”

        孙传笑道:“在坐的诸位首领,难道王学军给的一百万银元是给我的吗?不是,是给我们忠贞营,是给大家的。”

        这次,孙传过来亲自将王学军的一百万银元,交给了高夫人。

        其实,闯军现在不缺钱。毕竟十几年的抢掠,底子还在的。

        “那是摄政王一片示好之心。”

        大家沉默不语。

        高夫人感叹:“可惜,杀父之仇死结难解啊。”

        “在背后无人,摄政王交代我。只要我们联盟抗清,事成之日,他便将胡广交给我们,我们可以任命官吏,可以实现税收,施行高度自治。忠贞营听调不听编。”

        大家眼前一亮:“那就是国中之国啦,我们可以世世代代——”张鼎兴奋的憧憬。

        孙传摇头:“不是这样,摄政王说了,等我们这些老兄弟过世,他就要收回。因为,中原大地,只能有一个政权,必须大一统。”

        经过一个多月的争论之后,高夫人和田建秀拍板,放弃河南,进入孙传打下的胡广北部,一面生产,一面不是联盟的联盟,和新明一起抗清,成为新明西南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