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历史小说 - 冰冷王爷每晚要我哄睡在线阅读 - 第136章 虽然咱们是土匪,但是也要讲信用!

第136章 虽然咱们是土匪,但是也要讲信用!

        秦易在经过多番努力后都没将妹妹从三皇子的身上扒下来,终于放弃了。

        他气的七窍生烟,一时间顾不得上下尊卑,指着楼衍说:“你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楼衍皱着眉头,压着声音说:“你不要大吼大叫的,会吓到她。”

        秦易:“我……”

        “她喝醉之后会很敏感,会很没有安全感,所以会下意识的抓着信任的人不松手。”楼衍轻声解释,“所以,你不要对她凶,她会害怕。”

        秦易:“……”

        感情我的妹妹我碰不得,她最信任你呗?

        楼衍说这些并没有要炫耀的意思,只是真的怕秦易不依不饶的闹起来,再吓到秦蓁。

        楼衍抱着秦蓁绕开秦易往床边走,到了床边也没急着将人放下,而是自己坐在床上让秦蓁坐在自己怀里。

        这姿势过于亲密了,让一边看着的秦易恨不得冲上去将两人给撕开。

        楼衍伸手给秦蓁理了理头发,轻声哄:“到家了。”

        秦蓁眨了眨眼:“到家了?”

        楼衍点点头,又说:“你不是说过节要陪着家人吗?你父亲在宫中值守不能回来,只剩下你大哥,就在这里。”

        秦蓁一转头,视线落在秦易的身上,盯着秦易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大哥。”

        秦易有些激动,连忙往前走了几步,心中想着,妹妹总算是认识自己了。

        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就又听秦蓁说:“大哥你怎么在家?”

        秦易一脸茫然:“我不在家我应该在哪里?”

        “笨,”秦蓁嘀咕道,“你应该去找公主啊,陪她过节。”

        秦易嘴角抽了抽,飞快的看了眼楼衍。

        他和公主的事,目前还在保密阶段。

        楼衍只是挑了挑眉,却并没有说什么,好似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秦易没好气:“我跟人家非亲非故,我去找人家干什么?”

        “什么非亲非故?人家出了钱把你买下来了啊!”秦易一本正经,语气异常严肃,“大哥,收了人家的钱怎么能反悔?咱们虽然是土匪,但是也要说话算话。”

        秦易太阳穴突突的疼,恨不得上去捂住秦蓁那张口无遮拦的嘴。

        秦易深吸一口气,才咬牙切齿的说:“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秦蓁抓着楼衍的衣袖靠在楼衍怀里,眯着眼睛笑:“我很好啊。”

        秦易:“……”

        秦易闭了闭眼,问楼衍:“她每次喝醉都这样?”

        楼衍眼里带着笑意,说:“她喝醉酒之后,确实比平常要闹腾一点。”

        一边站着的玲珑和漫漫不禁腹诽:那是闹腾一点吗?那已经不能用闹腾来形容了,那是相当的闹腾。

        想想楼衍脸上的伤,在想想秦蓁叫嚣着要去宰了太子的场景……

        秦易看着楼衍一脸习以为常还好像满眼宠溺的样子,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盯着楼衍脸上那两道血印子看了两眼,试探着问:“你这脸上的伤……不是她干的吧?”

        楼衍面色不改,淡定道:“没事儿,小伤。”

        秦易:“……”

        还真是他妹妹干的?

        秦易看看秦蓁,再看看楼衍,越发的觉得事情不简单。

        楼衍却已经快速适应了这个场景,并井井有条的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漫漫,你让小厨房给她熬一碗醒酒汤送来,不然她晚上还有的闹。”楼衍抱着秦蓁,吩咐道,“玲珑去让人打点热水,我给她擦擦脸。”

        那两个丫头好像也习以为常一般,利索的开始办事儿了。

        唯一一个闲人就是秦易,他站在一边有点怀疑人生。

        他的妹妹,在他的家里,结果还轮不上他照顾?

        等醒酒汤和热水送上来的时候,更离谱的事情发生了。

        他那个睿智的小妹妹,和醒酒汤的时候又开始闹腾了,哼哼唧唧的不喝。

        那个沉默寡言像个活阎王似的三皇子,居然抱着人像是哄小孩儿一般,轻言细语的哄,喝一口醒酒汤给吃一口蜜饯。

        哄三岁小孩儿都没这么哄的。

        但三皇子就是没有半点不耐烦。

        好不容易喂完一碗醒酒汤,又拿了帕子给擦脸。

        那动作熟练的,好像已经做了千百遍似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秦易绝不相信三皇子是个这么会照顾人的人。

        等擦完脸收拾干净,楼衍这才抱着人低声哄:“时间很晚了,该休息了,不然明天会难受。”

        秦蓁也不说话,但是扯着楼衍衣袖的手也不松开。

        楼衍继续哄道:“你躺着好不好?我不离开,就在这里陪你。”

        “我抱了这么久,胳膊很酸也很疼,要是继续抱下去,明天说不定胳膊就断掉了,你想看我胳膊断掉吗?”

        秦蓁终于眨了眨眼睛,看了眼楼衍。

        楼衍眸光微动,试探着将秦蓁往床上放。

        好在秦蓁没反抗,只是仍旧抓着楼衍的衣袖。

        不过,她能睡下已经很好了。

        楼衍拉过被子将人盖好,随后坐在床边看着秦蓁,轻声道:“你睡吧,我就在这里守着你。”

        秦蓁又看了楼衍一会儿,最后酒精上头,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一直看着这边的秦易终于忍不住走了过来,压低声音说:“她现在睡着了,你可以走了吧?”

        楼衍看了眼秦蓁抓着自己衣袖的手,没说话。

        秦易皱眉,直接拔出匕首:“把袖子割断不就好了?”

        楼衍却摇了摇头:“我得陪着她。”

        “三殿下,这不合适吧?”秦易得脸色已经冷了下来。

        楼衍却坐着没动,看着秦易,认真的说:“如果是平时,我绝不打扰。但是她喝醉了酒,身边离不的人。”

        秦易:“我会守在这里照顾她的。”

        “那不一样,”楼衍说,“她喝醉之后可能会做噩梦,甚至有可能哭醒。这个时候,如果我没在她身边的话,她会一直沉浸在噩梦中醒不过来。”

        “你是他的大哥,我并不想惹恼你。但是在这件事上,我无法放手不管。”楼衍轻声说,“待她酒醒之后我就离开,绝不会有半分逾矩,你放心。”

        秦易暗道:你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逾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