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历史小说 - 非正常三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儒人设崩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儒人设崩了

        灭陈家?

        陈宫闻言眉头微微皱起,像王家、李家这样的家族,只要证据足够,灭了也就灭了,从下邳县的情况来看,两个地方大族的倒下,换来的却是无数百姓拥护,但陈家和王李二家不同,徐州数得上号的家族跟陈家多少有些关系,不是血缘,而是利益关系,或是陈珪的弟子门生,或是陈家的故吏,这要是一个弄不好,可能就是整个徐州士族集体反叛。

        楚南之前做的事情,确实撼动了徐州大士族的根基,这点从最近不断来投靠吕布的小家族人才就能看出来,如果时间足够,完全可以等将这些家族整合完毕,然后再对大族动手,被断了根基的大族,面对吕布也无还手之力,但现在对付陈家,还是有些遭了!

        吕布却是想着另外一件事情,这次灭了王、李二家就获得了近百万耕田,下邳百姓爱戴,若是干掉陈家父子,把陈家给掘了,岂非整个徐州百姓都会拥戴自己?

        脑海中不禁出现日后自己出兵,百姓夹道挥泪相送,还纷纷送上粮食、鸡蛋以作军资,被自己婉谢的场面。

        “子炎有何计策?”吕布目光灼灼的看着楚南。

        楚南看了看自家老丈人,对方情绪有些激动,但没什么心声,单纯只是亢奋,他在想什么?怎么一提到灭陈家就这么亢奋?莫非自己这老丈人早就看这陈家不爽了?

        “现在能想到的,便只有将陈家跟袁家圈一块儿,只有如此,才能削其名望,我等便是出兵讨伐陈家,旁人也不能说什么,至少明面上不能阻拦我等,但这很难。”楚南思索道。

        要知道,陈家和袁术可是有仇的,想把他们两家绑一块儿很难。

        楚南说完,看向自家老师,至于岳父……打仗是最强的依靠,但出谋划策么,专业显然不对口。

        “子炎可听过假道伐虢?”陈宫笑问道。

        楚南点点头:“老师是想借道。”

        “不错,只要袁曹之间开战,我等便以从后方突袭袁术为由,借道广陵,若陈登让道,我等便以他意图联合曹操偷袭我军为由,灭之。”陈宫点头道。

        “那若不让呢?”楚南疑惑道,随即反应过来,笑道:“阻拦我军讨伐袁术,自然更该死了,只是前一条,有些牵强。”

        人家让道你还杀?这就有些不讲理了,而且也很难瞒过所有人。

        “若曹操灭掉袁术,下一个便是要对徐州动手了,而且……多数人相信便可,至于少数人……”陈宫笑了笑,没有往下继续说。

        少数人的言论在大多数人面前,只会被湮没,所以这计策的关键点,不是陈登如何选择,而是他们在舆论上如何能让大多数人接受陈登是叛贼的说法。

        这是一场舆论战,但借的却是如今吕布在徐州越来越高的声望,随着下邳百姓对吕布的拥护,这种认同感会越来越高,加上陈家是大族,不管是不是非法所得,但陈家占有整个徐州大半土地是事实,只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这件事可行!

        楚南有些惊讶的看向陈宫,印象中,自家老师是个正气凛然的大儒,但这手段实在有些脏啊。

        “做事论心不论行,这也是子炎给为师的启发,只要是为百姓好,就算身负骂名又如何?我等儒者所求的从来不该是名声。”似乎察觉到弟子质疑的目光,陈宫淡淡道。

        我只要问心无愧就好,至于其他人怎么看我,关我屁事!?

        楚南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孔子他老人家的儒道,自家老师似乎在创造一条属于自己的儒道。

        “老师高见!”楚南由衷道,印象中,说到大儒,那就必然是高光正,满身神圣的圣母,绝不会出那种阴险的计策,如今看来,是自己对大儒有所误解。

        “进入大儒境后,需找寻自己的道,只要找到,便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只要道没有错,手段只是一个形式。”陈宫淡然道。

        这怎么就有些像邪道?

        楚南心中觉得有些别扭,这就好像说,对坏人没必要讲究什么礼义廉耻一般,只要能干掉他,所有的手段都是正义的,感觉自家老师进入大儒境界后,思想略显偏激了。

        不过楚南一时间也不知是对是错,让自己来做,想出这个计策后,大概率也会像陈宫这般做,但自己从不标榜自己是个好人,自己是正义化身呐,但这话换做一个大儒来说,感觉像是反派大儒。

        “弟子还有个提议。”楚南将心头的思绪压下,思索道:“老师,你说我们能不能借此机会,从袁术那里要些好处?”

        “袁术?”陈宫竟然真的开始思索了。

        倒是一旁的吕布皱眉道:“既已宣战,就算暂时不打,也是敌人。”

        “明面上是,但我军底蕴终究不及袁术,完全可以跟袁术说是迫于无奈,徐州这边士族反应强烈,以陈家为首的士族强烈要求我等出兵,岳父也是迫不得已,无奈之下才不得不背弃与袁术的友谊,然后告知袁术,陈登积极屯兵,就是准备对袁术用兵!”

        楚南思索着陈宫的计策,看着吕布笑道:“我们答应袁术帮助他除掉陈登,但我们这边粮草不济,所以……”楚南给了吕布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再向袁术讨要些军粮?”吕布无师自通,他渐渐摸到了自家这女婿的思维方式,反正死要钱就对了:“那朝廷那边……就说陈登勾结袁术,我等出兵将其镇压?”

        “岳父英明!”楚南笑呵呵的点点头,两头吃,陈登是曹操在徐州埋下的暗子,以后打起来就是吕布这边的钉子,正好趁机除之,虽然对曹操影响不大,但至少能恶心他一下,而且以后双方交战,也无后顾之忧。

        “这只是军粮方面,此番袁术僭越称帝,却是自绝于诸侯,曹操此番征讨,以袁术如今之力,怕是难以抵挡。”陈宫一挥手道:“此处当有地图!”

        一张地图凭空而现,陈宫凭空一划道:“我等当趁袁术大败之际,得江淮之地,若得此地,日后与曹操相争,便可有更多胜算!”

        楚南看着地图,提出不同看法:“曹操征讨袁术之后,恐怕立刻便会讨伐我军,便是得了此地,恐怕也难有时间经营。”

        袁术真没了,双方就是全面接壤,到时候侯,就算曹操不来打,楚南觉的吕布也该攻出去,吕布手下众将,以骑战为主,守城其实并不适合,进攻才是王道,最好把战场放在曹操地盘而不是徐州,自己经营多时的徐州,若被战火毁了,楚南肯定会心疼的。

        “不要?”陈宫皱眉,对于弟子的话,他还是比较重视的。

        “自然是要的,但到时候派人治理便可,在与曹操决出胜负之前,弟子以为这江淮之地能守住便可,可设一支兵马虚张声势,但若打还是走中原合适。”楚南摇头道:“弟子之意是,相比起这江淮之地,袁术手下人才更需注意,能抓的尽量抓,日后为我军所用。”

        袁术手底下虽然没有什么太厉害的人物,但像纪灵这样的将领也不错,事实上纪灵比吕布麾下大多数将领都强,嗯,游戏中的武力值来看是如此。

        陈宫点点头,看向吕布:“温侯以为如何?”

        吕布摸索着下巴正听的津津有味,突然被问到怔了怔,点头道:“子炎说的颇有道理,到时我亲自去将那纪灵抓来便是。”

        几个将领而已,自己亲自出手的话,应该不难。

        “还有一件事,何人去游说袁术?”陈宫看向楚南笑道。

        “老师觉得张弘如何?”楚南笑着问道。

        “此人倒是有些名望,不过他此刻怕早已恨极了温侯与子炎,怎肯为温侯效力。”陈宫皱眉道。

        张弘如今在下邳郡主刑狱,楚南要如何处理他之前也跟陈宫和吕布说过,这人对吕布和楚南此刻恐怕心怀恨意,怎会真心帮忙?

        “是人皆有弱点,我已将其家眷迁来下邳照应。”楚南感觉现在他们三个像极了爽文中的反派,用的都是阴险毒辣的招式,但这招式虽毒,但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这种招式有效啊,张弘既然有利用价值为何不用?

        “以妻儿相挟……不妥。”吕布微微皱眉。

        楚南看了吕布一眼,三人中,最正直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岳父?

        错觉吧。

        楚南摇了摇头道:“若他真心办事,何必担忧这些,岳父也非滥杀无辜之人,但若他拿着岳父的俸禄,却处处与岳父为敌,这罪便是诛其九族也不为过,岳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却不可无啊。”

        【子炎总是能说出一些从未听过却颇有道理之言】

        吕布咀嚼着楚南的话,不自觉的点点头:“子炎所言,倒也有些道理,那便让张弘一试吧,公台,先将讨贼檄文写出,发往天下诸侯吧。”

        陈宫点点头:“好。”

        当下师徒二人起身告辞,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

        ------题外话------

        虽然没有准时,但三更算是出来了,不是胡子携带,只是今天突然放松下来,那种感觉实在说不上来,提不起劲儿,加上昨天推了一顿饭,今天再叫实在不好拒绝,出去了一趟,所以……惭愧,这两天道歉道出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