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电子书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在线阅读 - 第三千六百章 是追是守意不一

第三千六百章 是追是守意不一

        随着合答儿的话,攻到晋军阵线前五十步左右,发射着火箭的两百多骑青色俱装甲骑们,纷纷扔掉了手中的弓箭,拨转马头,逃也似地向后疾驰,甚至这回都顾不上去拉他们的副马的马缰。

        一阵强烈的弓弩射击,正中二十余骑的后背,这些骑兵惨叫着或者是闷哼着摔下马来,而余者则在合答儿的带领下,仓皇奔逃,很快,晋军的追骑就冲到了这些尸体和散马所在的地方,也顾不得去斩首或者是牵马,而是冲着已经奔出几十步远的逃骑追杀。

        沈田子的背上插着双斧,立马于那部已经燃烧着的木甲机关人身边,周围的军士们不停地向着这具熊熊燃烧的木甲机关人浇水扔泥,但这会儿已经无济于事,火光映照着沈田子的面当,照得他炯炯的目光,也是闪烁不定。

        一阵马蹄声响起,独眼的蒯恩奔了过来,他看了一眼这部燃烧着的木甲,叹了口气:“太可惜了,这么好的木甲机关,田子啊,不是我说你,上阵之前,你应该给抹上淤泥防火的。”

        沈田子摇了摇头:“军情如火,要是慢慢地抹泥再上,恐怕要耽误一刻多钟,那敌骑突击的时候,我甚至来不及过来守住侧翼,再说,张大匠才是最心疼的一个,对吧。”

        张纲的眼圈红红的,刚才损失了几十部木甲机关人的时候,他未及观看,但这部木甲机关人,却是在他的眼下给焚毁的,甚至他的两个弟子都没来得及出来,他咬着牙,恨声道:“报仇,一定要报仇,沈将军,请你下令出击,不灭了这些骑兵,我心难安!”

        沈田子的眉头一皱:“我们的目标仍然是攻进缺口,这些敌骑只是侧翼的袭扰,并非大患,张大匠,你不要因为一时意气,误了大事。”

        张纲咬着牙:“正面有你们的步兵进去就行,我这木甲机关人本就是为了防骑兵和攻城用的,现在敌军骑兵可是在侧面,只要沈将军你的这一千军士能跟在我身边,只靠我的木甲机关人,就足够消灭敌军一两千出城的骑兵!”

        蒯恩摇了摇头:“不妥不妥,敌军骑兵依城而战,而且那里可是城门,你的木甲机关人到那里也攻不了城。还是守好侧翼,后面随我们从这缺口进城吧。”

        张纲摇了摇头:“敌军骑兵出了城,就麻烦了,可以突击我们这里,也可以绕到城南去偷袭大帅,打乱我们其他地方的布置,就是我们这里进城,战线拉长,想要完全守住侧面,也不容易,听我的没错,机关人向侧翼前进,消灭敌军骑兵,才是正确的做法。”

        蒯恩的眉头一皱:“作战计划是韶帅亲自下达的,我们只有执行才是,张大匠,现在我们已经打退了敌骑的攻击,木甲机关人还是留在这里警戒即可,等会儿韶帅把所有步军重整完成,我们就可以攻进城中了。”

        张纲沉声道:“你们看到没有,敌军骑兵源源不断地从城门中出来,他们是看着这个缺口给我们堵上,无法突出了,所以才从城门方向换个地方杀出来,你们要是入了城,才可能会有麻烦,要是敌军用铁骑把我们的攻城部队围在城里,用火攻或者陷阱,甚至是水淹和投石消灭,到时候悔之晚矣!”

        沈田子若有所思地点头道:“张大匠这说的有道理啊,如果敌军的骑兵主力在城外,那我们入城的军队始终不得安全呢。”

        张纲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转而变得焦虑:“就是,以前我还在南燕时,我负责设计这城头的机关,但黑袍自己可是在城中作了不少布置的,他们既然敢把城墙都弄塌了,可能就是想诱我们入城,然后用各种陷阱机关来杀伤我们入城的军队,到时候我们前进不能,后退在城外给铁骑冲杀,虽有千军万马入城,又有何用?听我的话,把这些城外的敌军消灭了,这样我们才能进退自如啊。”

        沈田子沉声道:“这次我同意张大匠的说法,大壮,现在反正我们也不入城,不如先解决了城外的敌军骑兵,你看如何?”

        蒯恩勾了勾嘴角:“这得韶帅下令才行,我们现在还是依令行事的好,就算你有新的想法,也不可轻动,起码,现在林子…………”

        一阵马蹄声响起,沈林子带着十余个骑卫,匆匆而至,沈田子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看向了沈林子:“老四,你来得正好,快和我们合兵一处,先灭了敌军骑兵再说。”

        沈林子看了一眼那部正在燃烧着的木甲机关人,沉声道:“我们还是得守住阵线才是,这些从城门出来的骑兵,不过是袭扰侧翼,不是敌军主力,北海王慕容镇的蓝甲铁骑,才是我们的心腹之患呢。”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烟尘不散的缺口之内,眉头一皱:“要说慕容镇的铁骑就这样溃散了,起码我是不信的,之前有人说那些绿甲的俱装甲骑,嗯,张大匠,你知道他们是哪个部队的吗?”

        张纲勾了勾嘴角:“应该是尚书悦寿所带的悦部骑兵吧,他们一向是着青甲,刚才从旗帜上看也是这帮人。”

        沈林子点了点头:“嗯,就是这悦部的俱装甲骑,刚才也是一时不见,现在却从城门这里杀出来,所以我们更不能对慕容镇的主力掉以轻心。在我看来,他们还是在这缺口一带呢。”

        张纲冷冷地说道:“如果在缺口这里,为什么连悦部的骑兵都攻击了,他们北海王最精锐的蓝甲骑兵,却按兵不动呢,要是一会儿他们也从城门中杀出来,而我们的主力却进了缺口,入了城,那怎么办?”

        沈林子的眉头一皱:“张大匠,这些只是一种可能罢了,只要你的木甲机关人能在这里守好侧翼,敌骑就是从城门出来突击,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毕竟城门就这点宽度,短时间内要出来上万骑,几乎不可能,再说了,他们真要是大批骑兵出来集结,我们也可以撤回来啊。凡战,必先思如何立于不败之地,方为将帅!”